残猴

2018年01月13日 13:20 作者:石磊 来源:《思维与智慧》  

  茂密的森林里,生活着一群猴子。猴子们觅食玩耍都显得小心翼翼,常常抬头四处张望,怕遭到豹、鹰之类的突然袭击。近来,有一条花豹常偷袭它们,有几只猴子葬身花豹的肚子。这只花豹,动作十分敏捷,在树上攀爬、跳跃,不比猴子差。因为花豹的缘故,猴王十分头痛,它采取了一天24小时轮值放哨的方法,但还是不时遭到花豹偷袭。

  突然,树林里不知哪只猴子又尖叫起来:“花豹来了,花豹来了,快逃命……”

  那只猴子的尖叫声,还在继续,可是,仍旧晚了,又有一只猴子被花豹逮住,花豹那锋利的牙齿,死死地咬住猴子的咽喉,那只猴子只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长长的尾巴垂落下来。凶残的花豹,就地享用起来。四周的猴子朝着残忍的豹子愤怒地吼叫着,有胆小的猴子不忍直视,只好闭着眼睛。

  不到半个钟头,那只活生生的猴子,就只剩下一点皮毛了。花豹用前脚擦了擦粘满鲜血的嘴,摇了摇尾巴,缓缓从树上爬下去,回它的窝美美地睡觉了。

  花豹走后,愤怒的群猴,一下子又平静了许多。好几只小猴子,心有余悸脸色苍白,紧紧地抱着母亲不放。看来,它们是被吓坏了。

  猴王又招集头头们来商议,如何防止花豹一而再再而三地偷袭。有一只只有三条好腿的猴子,拖着一条残腿,想进去听听头头们的高见。它那条残腿,就是从树上掉下来摔断的,它险些丢了命,最后,伤好了,它成了残猴。

  三条腿的猴子想进去,门卫把它挡在外面,不让它进去。残猴便坐在外面,听到里面的争论很激烈,有的提议迁走,但很快遭到反对,说这里的食物丰富,没有一个地方能比得上这里。但最后,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是再增加几个放哨猴而已。

  三条腿的猴子,来到一片乱石堆上,好像在寻找什么,这也翻翻,那也翻翻,残猴总算找到幾块锋利的石片,然后回到树林里。它选择了一棵大树,在树杈上用石片不停地“锯”着树枝。石片钝了,它就用另一块石片。

  猴王见了有些不解地问残猴:“你在干啥,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残猴看了看猴王,没有理睬它,仍在埋着头锯它的树杈。

  残猴不跟其他猴子住在一起,它老是坐在被锯过的树杈上,两只手死死抓住上面垂下的树枝。离开群体独居,这是很危险的,可那只残猴似乎一点也不在乎。猴王见了,就愤怒地骂残猴:“你是不是活腻了,还不跟我到那边去?”

  “我在这儿挺舒服的,谢谢你的关心。”残猴不听猴王的忠告。

  “那你就在这儿等死吧。”猴王说完,愤怒离去。

  中午,烈日炎炎,不少猴子都在树上昏昏欲睡了。突然,哨兵大叫起来:“花豹来了,花……

  不少猴子非常警觉地逃走了,可那只残猴,一动不动,好像睡得很香。花豹正悄悄向它袭来,周围的猴子在朝着它大叫,有的摇着头,说:“这回残猴死定了!”当花豹窜上去,想逮住那只残猴时,“喀嚓”一声巨响,树杈断了。

  那根被锯过的树杈,承受不了花豹的重量。花豹从20多米高的树上摔到地面的石头上,脑袋迸裂,鲜血溅满了那块大石头。那只残猴,在花豹向它袭来的瞬间,早有准备的它,迅速抓住上面的树枝逃走了。

  这只作恶多端的花豹,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大家围着死去的花豹,大骂不止,有的还搬来石头砸它。突然,猴王想起了那只残猴,此时,那只残猴站在大家的最后面。猴王来到它的面前,伸出一只大拇指,说:“你为大家立了大功,是一名大英雄!”猴王说完又问:“你是如何想出这一绝招的?”

  “我的残腿,就是踩到一根被虫蛀过的树杈,而摔成这个样子的。”残猴淡淡地回答猴王,说完它拖着那条残腿,离开了它们。

  (郝景田摘自《三江都市报》2017年8月15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