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花不语

 2018/01/07 22:17  丁松英 《思维与智慧》  (79)    

小麦花大概是花期最短的花吧,它的一生只开五分钟。然而,它结出的饱满而灿烂的果实,却人人都离不开它。小麦花告诉我:花的价值不在于花期长短,而在于结出的果实。

桂花大概是世界上最小的花吧,它小小的花瓣被硕大的绿叶挡住,可它的醉人香气却飘出十里,沁人心脾。桂花对我说:用香气芬芳整个世界,何必在乎体积。

于是,我明白。花期长的花不一定结果,艳丽妖娆的一般不香,香的往往不妖娆,又艳丽又香的往往有刺,既能结出果实又芳香迷人的花往往最平凡。

真花不语,因为它耐得住生命的苍凉与寂寞。尼采在时间的缝隙中说:“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于是他独自坚守,在极度的孤寂中,独自面对人类的灵魂,让思想的火花在宁谧中绚烂绽放。

白岩松也说:“好的长跑选手在刚开始时都不争第一。”因为他们知道,目标是终点的胜利,而不是半途的喝彩。于是,他静静心沉事业,不以诙谐幽默的语言取悦大众,不以犀利狂放增加噱头,他只是沉着冷静以深刻的思想与悲天悯人的情怀,绽放出温和而又持久的色彩。

真正有所作为的人,因为心中有所坚守,有所追求,才能在时间的横流中“一点无尘自有香”,默默为世人奉献自己如花的芬芳。

千百年时间的荒野里,孔子不语,周游列国;苏武不语,牧羊守节;宏祖不语,翻山越岭;钱钟书不语,《管锥编》问世。他们看破世间的嘈杂与繁芜,解除了世人给予的荣誉枷锁。于是,在社会中形成了一个孤寂的阵营,在坚守着自己的大智慧与大情怀的道路上,和着清风明月,衣袂飘飘。

人生正如一个缓慢而壮烈的花期,我们只需一心绽放,毋庸多语。花落菩提深寂寂,惟有燃燒生命的寂静,才能让心灵的花瓣重落人间,漫逐落花随流水,戏舞晚风,醉撒红尘。

(郝巧凤摘自《团结报》2017年7月22日/图 锦跃)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