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的形状

2017年11月09日 8:19 作者:贾平凹 来源:《今日文摘》  

  2004年8月,有人送我一个土彩罐,唐代的,朱砂底色,罐身绘牡丹等花,很是艳丽。我把它放在案几上。一日上午,我在书房,一股风从窗子进来,土彩罐里竟有响声,“呜呜呜”,像吹口哨。风过罐口会有响动,土彩罐发出的声音幽细有致,我就盯着它看。词典里有一个词叫“御风”,这词虽好,但有些霸气,我还是喜欢陕西的一个县名——扶风。这日我又读到《西京杂记》上的一段话,还是说到风,我就把它抄写了下来:

  乐游苑自生玫瑰树,树下多苜蓿。风在其间常萧萧然。日照其花,有光彩,故名苜蓿为怀风。

  《西京杂记》的话刚写完,土彩罐就响,土彩罐应该也叫“怀风”。土彩罐是谁家曾经用过,又埋在了谁的墓里,这些我都不知道。肯定有着许多故事。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是自己在哭,死亡的时候又是别人在哭。这些事土彩罐一定知道。每个人都是在父母的爱里出生,一生又都是在爱的纠缠中度过,这些事土彩罐也一定知道。土彩罐从谁的家里、墓里来到我这里?它是来采集我的故事的吗?

  土彩罐还在“呜呜呜”地响,像吹口哨。我走过去关了窗子,从窗子看出去,外边下着雨,街上有无数的人,我看见无数的人在雨中走着走着就“化”了。

  人是从泥土里來的,终究又会变为泥土。御风也罢,扶风也罢,怀风也罢,只有这风,是泥土捏的东西的“灵魂”。

  (灰蒙荐自《广州日报》)

  责编:我不是雨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