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会变更好

2017年11月06日 19:53 作者:蔡澜 来源:《今日文摘》  

  笔者有一个朋友,20世纪90年代初去从化市一个大队下基层体验生活,当地的老农也得知省城里来了干部“蹲点”。一天,笔者的朋友骑着自行车下乡,有一老农向他招手打招呼,朋友立即刹车,停在路边向老农问好。老农亲切地说:“同志啊,如果上北京见到朱德同志和国家领导,请代向他们问好啊,也请他们有空下乡到这里。”笔者朋友一听,差一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他仔细地打量一下老农的神情,的确没有任何造作,也没有任何痴呆的表情,就顺着话题回答:“哦,谢谢您的好意,您老慢慢走。”老农牵着肥肥壮的牛,微笑着走远了。

  朱德同志仙逝多年了,老农还惦记着,还关心着朱总司令,这是纯真的表现。但我的朋友心情十分乱,怎么这老农会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话?直到朋友多年后退休了还没有搞清楚。

  其实,搞不清楚的事可多了。有一个知名企业,有一次搞庆典,一定要把相关公务单位的领导都请齐,而且要请市县的主要负责人。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有几位领导没到会,请不来。笔者亲眼看着董事长、总经理向操办这件事的副老总,以及办公室主任大发雷霆,破口大骂。笔者实在忍不住了,劝道:“不来有不来的好,历史上所有大公司、大企業开张庆典营业,从来没有规定官员参加的,不必责怪。而且来宾一看,这公司没什么后台、背景都可以办成这样,可见实力雄厚,社会基础很不一般。再者,可看到你不事张扬、不倚仗权势、不以势逼人的一面,日后可更敬重你们。”

  董事长、总经理是聪明人,一听,明白了。语气顿时温和了许多。你读点书,读点史,立即就明白,如当年李嘉诚、霍英东他们创业时,政要们谁去过他们的企业?政要们有谁在主宾留言本上签过名?没有。

  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操作手法,不同的处事方式,搞经济的人,搞实业、做生意的人,应关心时事政务,应该很留意局势的变化,不要像那个老农,说一些时过境迁、离现实遥远的话。但又不可以热衷于时事政务,搞得不政不商,不官不企,不三不四,不务正业,像一个八卦的人,这是十分愚蠢的事。每一个政务人员,每一个搞时政的人,都是有其对手的,都有与其不同意见者,他们要对付一个人,最快的办法是从“财、色”处下手,搞垮对方。这种现象,是世界性的,古今中外,都一样。你傻乎乎地交上这样的朋友,攀上这些高枝,以为很得意,以为可呼风唤雨,在那里得意忘形。其实,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早已被对手掌握,或布下饵,或设好局,或踩好点。一有机会,一击即中,绝无错漏。如果有人公私不分,交友不慎,或是红男绿女,浅吟低唱,缠缠绵绵的话,他们的对手、不同意见者必会整他,必然从你这个不懂政事、不懂险要的人处打开缺口。一打,便是一网打尽,这些你懂吗?

  本来经商办企业,已经够耗精力的了,你又热衷政务,他粉墨你登场,他唱罢你和一曲,你平常唱的是民歌唱法,现在要你用美声发音,你习惯吗?要你用京剧的舞功底子去打太极拳,你会打吗?根本不同的发音,不同的技艺,是没法适应的。这不是谁的领悟力差,不是谁的大脑有问题,而是你的专业,你的思维方式,你的处境决定的。你叫一个举重世界冠军去跳《天鹅湖》,怎么跳呢?那五大三粗的模样,会把观众吓跑一半。

  搞经济的人,不关心时政同样是万万不能的。时政是势,大势一变,一切都可能变,你不关心,你蒙在鼓里,用老话说,“被人家卖了你还不知道”,这是很令人心酸的事情。有些地方,几乎每个地区都搞一座大宾馆,搞一幢五星级的大楼,一个市的五星店比人家一个省还多,这些老板,你说他不懂经济,他有很多钱;你说他懂政务,他难道不明白人的消费力是受政务制约的吗?谁去住呢?谁有能力消费呢?谁敢呢?回过头一看,投资失误,现在的大楼,黑灯瞎火,冷冷清清,真一个红消香断有谁怜了。

  有些搞政务的人讥讽搞经济的人,讥笑搞实业的人,笑他们无知,说什么土豪之类的话,这是说说而已,闹着玩儿,心里从来不敢低看一眼:有些搞经济、搞实业的成功人士,常常在背后讥讽政务人,搞时政的人,说他们口水花喷喷,不做正事,这也是说说而已。绝大多数的生意人,搞实业的人从不敢放肆,深知一个公章盖几天,搞得不好盖几年的状况是存在的。他们一看见一个副科级人员,马上一脸堆笑喊:哟,领导,哎哟喂,多指导啊。

  隔行如隔山,都是聪明人,都知道这是分工不同而已,都知道这是营地不一样而已。瞧不起人的人,大多是轻浮的人。你想两样都拿得起,两边都想沾的人,名利双收,难度极大,极为罕见。这的确不是说瞧得起谁,瞧不起谁。你见过一个拳击的重量级世界冠军,同时又是羽毛球世界冠军吗?虽然都是动作性的技术,但决不可能通两样。你想,像姚明那么高大、那么有名气、那么有知名度的人,他要是去跳交谊舞的话,那些娇小的舞伴站在他的身边,就会像一只老鹰抓一只小鸡一样,会赏心悦目吗?这不是说姚明笨,而是不同界别、不同专业,就带来不同的审美、不同的要求、不同的评价标准。

  一句话,搞经济的人,搞实业、搞产业的人,要多关心政务,多关心时事。但千万不要瞎掺和,别过分热衷。把自己的事干好了,把自己的田耕好了,那就是最大的政务事、正经事。

  (龙子玉荐自《品格是你最硬的背景》)

  责编:天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