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守望者1:没什么信心的入学赛

2017年06月15日 18:57 作者:阿江 来源:《意林》  

  “可以了。”在离场地最近的那一圈人中,有一个人举了手,是一个蓝服的青年。场地内还在拼杀的两个人在听到他的声音后缓冲停下,都相当期待地望着说话的人。

  “你。”蓝服青年的左手指向了站在场地右侧的新生。

  随即被点中的新生兴奋地跑出场地,给了蓝服青年一个熊抱。围观学生纷纷发出赞叹,能被蓝服选中真是相当了不起呢!

  剩余的那个学生还站在场地中央。

  “我要了!”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说话的两个人身上穿的都是白色制服。

  这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其中一个立即相当有礼貌地对另一个人点头,那个等级明显高一些的青年也很有礼貌地露出微笑作为回应,然后再次举起右手,对台上的新生说:“这里。”

  随后剩下的那个学生也满足地跟着白服青年离开了。

  通过这种自由选择的形式,每一个入学后的新生都会被学长或者学姐挑选出来进行培养。

  “凌——桑?”下方传来温柔的声音。

  “咦?”她低头,惊奇地叫道,“埃斯利亚!”

  “你自己爬上去的吗?”精灵微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今天依旧是穿了一身黑色的制服,在多数为白服和蓝服的人群中显得相当突出。

  “啊……不好意思。”凌桑觉得这应该是不文明的行为,连忙道歉。

  “我只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埃斯利亚解释道。一个人类如果在没有协助的情况下爬这么高,并且平衡性还这么好,她的灵敏度也真是有点儿超常。

  “等等,我先下来……”她将重心向后倾了一些,伸出右腿想要踩到支架下端的金属栏杆,不过蹬了半天却没有踩到。

  埃斯利亚再次笑了起来,他绕到架子后面伸出双手:“你跳下来就好。”

  凌桑一听,还真是毫不客气地跳了下来,正好落在精灵的怀里被他稳稳抱住。

  “源溯说你还没吃午饭,所以就托我带过来一些,他那边还需要处理一点儿事情。”埃斯利亚从宽大的袖口里摸出包装好的一块面包和一盒牛奶。

  其实凌桑没有吃的是早饭,只能说时差有点儿复杂。

  “啊,谢谢。”她接过,慢慢拆开面包包装。

  “源溯应该已经和你讲了一些基本常识,”埃斯利亚认真说道,“你觉得怎么样呢?他说你好像什么都能接受。”

  “大概……吧。”

  “有信心吗?”

  凌桑仰头看着他,很迷茫地轻声说:“或许还是有点儿吧……”

  “今天是入学赛的最后一天,所以负责人的人选——已经没有多少了。”

  她差点儿被刚刚塞进嘴里的面包噎住,所以,精灵是专程来打击自己的吗……

  “你要加油了。”埃斯利亚还自认为相当励志地拍了拍凌桑的头。

  半个小时后,一位蓝服的工作人员走上场地,用扩音器喊道:“下一场,武城部的青陡与秋田院的凌桑。”

  “秋……田……院?”凌桑慢慢地咬字,好奇怪的称呼。其实只是“秋田福利院”去掉两个字而已,档次就瞬间提升了?

  “已经没有退路了。”埃斯利亚轻声交代。

  “其实我……什么都不会啊。”

  “对于负责人来讲,考察的并不仅仅是你的能力。”埃斯利亚将声音压得很低,“请加油。”

  “啊……”

  “秋田院的凌桑。”台上再次响起播报。

  “快点儿去吧。”埃斯利亚催她。

  凌桑把始终攥在手里的资料交给埃斯利亚,然后从人群中挤了进去。凌桑的身材十分瘦小,因此被她轻轻挤开的人只觉得好像有什么柔软的小动物刚刚从自己的身边经过。越来越多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前方的人在她过来的时候稍微避让了一些,免得她太过吃力。

  大家对人类都是比较宽容的。围观的人都没说话,毕竟说出丧气话就太失礼了。

  埃斯利亚将凌桑走之前塞给自己的东西举起来一看,这个是——

  《技校报考指南》。

  这是什么东西?

  “来了来了。”凌桑走到广场中央,举起右手。

  “凌桑。”播报名字的蓝服工作者又念了一次,不过他的中文发音不是很标准,“凌”字念成了第四声,而“桑”字念成了第二声。

  “到。”她大喊一声。

  周围的人都笑了,有种看到小学生的感觉。

  广场地面原本已经被上一场比赛摧残得破碎不堪,然而当她站在赛场上的时候,赛场已经自动修复完毕。看到凌桑的注意力全在自动修复的赛场上而不是对手身上,播报的蓝服工作者咳嗽了一声,提醒凌桑道:“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人类嘛,大家都知道的,刚面对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时,总是会凌乱半天。

  “好。”凌桑抬起眼,望向站在对面的另一個女孩子。从外貌上可以辨认出,青陡也是人类,不过长得比她高了许多,穿戴也相当规整,束身的短装上还佩戴有匕首以及长刀。

  在众人意料之中,凌桑慌了手脚。

  “你确定你打过招呼了吗?”埃斯利亚双眼望着广场内的场景,轻声开口。在他身后站着的是刚回来的源溯。

  “让人类与人类对决,是再公平不过的了。学校每年招纳的人类并不多,青陡出自人类武学世家,发展的空间并不大,排名也在末席。”源溯轻声解释道。

  “即使是末席……看起来也相当有杀伤力啊。”尤其是对一个完全没有实战经验的女孩子而言。

  “我已经尽力了。”源溯无奈地微笑。

  “那就看看吧……”埃斯利亚点头。

  这一场对决,从气场上看,胜负几乎是毫无疑问的。青陡露出微笑,本以为自己会遇上其他种族的强大对手,惶惶不安的心在见到凌桑这个同类之后忽然就平静下来。她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将自己的武学功底展现出来,以获得更高等级负责人的青睐。

  青陡将右手搭在佩刀上,缓缓地向右侧踱步。忽然她迅速地将刀抽出,猛地掷在广场台面上,刀尖瞬间笔直地刺入地面,只剩下一截刀柄在地面上微微颤动。

  对于一个看上去完全没有杀伤力可言的柔弱同胞,她根本不需要用刀。青陡的这个举动也让围观的服级负责人露出满意的微笑,成熟大气干练,不错。

  然而出乎青陡意料的是,凌桑也随着她的脚步开始移动方向。没想到在自己气势的镇压下,她还能正常地思考,做出正确的判断。

  凌桑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青陡。

  “呵。”青陡轻笑一声。既然没能吓到凌桑,那她就除去这些花架势吧。

  青陡右脚猛地一踏地面,瞬间纵身跃起,笔直地朝凌桑俯身冲刺而去,在到达凌桑面前的时候举起右手猛地向下劈出。

  似乎一击就可以完胜。

  然而青陡的手刃却瞬间劈空,而后失重落下——她竟然能够避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