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联拾萃

2017年03月29日 16:34 作者:王树人 来源:《思维与智慧》  

  笔者自小就有两大爱好,一是舞文弄墨,一是钟情象棋。时下虽然已成为老翁,但在爬格子累了后,还是要到大街旁去“激战一番”的。虽然棋艺不精,但也是其乐融融。作为一个象棋爱好者,笔者在经常下棋的同时,还保存了古往今来一些文人墨客留下的情趣盎然的棋联,现把搜集到的数副棋联抄录如下,与读者共赏。

  宋代文学家苏东坡与黄庭坚经常在一起饮酒作诗、纹枰对弈。一次在松树下弈棋,偶有松子落于棋盘上,苏东坡脱口吟出上联:“松下弈棋,松子偶随棋子落。”黄庭坚看见对面江边有一渔夫在柳树下垂钓,灵机一动,便对出了下联:“柳边垂钓,柳丝常伴钓丝悬。”对得天然工整,情景交融。

  明代解缙,幼时被称为“神童”。有一天,他与一位老者下棋,老者有意戏弄他,指着墙上的一副画,说出上联:“旧画一张,龙不吟,虎不啸,花不馨香鸟不叫,见此小子,可笑可笑。”聪颖的解缙毫不慌乱,沉着地指着棋盘,应声答道:“残棋半局,车无轮,马无鞍,炮无烟火卒无粮,喝声将军,提防提防。”还有一次,两个秀才在路旁树荫下棋时,一秀才出口不凡:“天当棋盘星当子,谁人敢下?”另一秀才苦思不得下联。在旁观棋的解缙却吟道:“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能弹?”语音一落,那两个秀才惊叹不已,忙称解缙为奇才。

  清代左宗棠率兵征西阿古柏,有人撰一棋联:“大帅用兵,士卒效命,车辚辚,马萧萧,气象巍巍,祝此去,一炮功,方不愧出将入相。”这上联就把所有的棋子名全都包含进去了并以此征对,但却一时无人对出。后适遇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陷北京,慈禧及光绪出走,李鸿章衔命议和,签定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辛丑条约》,学士丁亮以此嵌入“牌九”名称对出了下联,并对得天衣无缝。联曰:“至尊在野,长短休论,文泄泄,武沓沓,议和叠叠,到后来,万人失望,直落到抢地呼天。”此联虽属游戏笔墨,然独具匠心,且针对当时形势绘声绘色,极为恰当。上联嵌将、帅、士、相、象、车、马、炮、兵、卒诸棋子名;下联嵌至、尊、天、地、人、和、长、短、文、武诸骨牌名。

  据传降清的明大臣洪承畴在谷雨这天与人下棋,雅兴所致,即吟一上联云:“一局妙棋,今日几乎忘谷雨。”对弈者痛恨其失节辱义,遂续下联曰:“两朝领袖,他年何以别清明。”一语双关,深藏讽意,妙不可言。

  从前,有姓高、姓伍的两位学者,坐在古槐之下对弈。姓高的学者提议说,下完棋作一副对联如何?姓伍的学者略加思索,就先出了上联:“一堂古屋,龙不吟,虎不啸,花不芬芳鱼不跃,哭煞蓬头刘海。”姓高的学者听了左思右想也没有对出下联,直到一盘棋下完了,才被残局触动了灵感,立即对曰:“半局残棋,车无轮,马无足,卒无兵器炮无声,猛攻徒手将军。”这下联抓住了特定的环境和事物的本质,以游戏之笔作理趣之论,可谓是巧妙绝伦。

  传说从前有个叫赵三的人,不但象棋下得好,而且喜欢出联斗句,为显示自己棋艺,他在家门口贴了一副对联:“车驰马奔,赵某棋术绝天下;兵挺炮鸣,三爷技艺盖世间。”有一天,一位老人上门要与赵三决一高低。赵三见来人老态龙钟,哼了一声说:“马走日,象飞田,敢问老丈可懂。”老人也毫不客气地回敬道:“车纵横,兵弗退,漫道小子休狂。”下过几步后,赵三挺兵开道,飞马渡河,窥视对方阵营,得意说道:“马踏边关风声紧。”老人不慌不忙,单车直进,捉马固防,同时对道:“车巡河界气势雄。”经过一番激战,多次拼杀,老人将对方攻势瓦解了。赵三看看势头不对,将车撤回,堵塞马路,还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回车封道,双马奈我何?”老人迅速调兵遣将后,微笑着说:“挺卒过河,重炮危君矣!”老人终以小卒将军,赵三宣告失败。当天,赵三就又羞又愧地揭下门口的对联,恭恭敬敬地拜老人为师。

  (邱宝珊摘自《金秋》2016年第10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