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

 2016/06/21 22:10  左文萍 《晚报文萃》  (487)    

杨梅是一家幼儿园的园长,工作很忙。家里最近很不顺,她独居的老母亲不小心摔断了腿,在医院住了半个月,虽然不用动手术,但老人家伤筋断骨还是很难恢复,只能在床上躺着。

杨梅工作很忙,分身乏术,只得去保姆市场请了个保姆照顾母亲。

保姆叫刘华,三十来岁,看上去还算稳重,手脚也挺麻利的。尽管如此,杨梅还是不大放心,毕竟她每周只能来一两回,尤其是她经常看新闻,知道有的保姆伺候老人,就给穿上个成人纸尿裤,自己就跑一边看电视了。这还算好的,还有的保姆更过分,甚至欺负老人。自己的老母亲年纪大了,已经有点糊涂了,就算被欺负了也说不出啥来。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该怎么办呢?

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儿子给想了个办法。现在市场上有了一种电子设备,一款袖珍摄像头,随便安在哪个角落,可以与手机连接。手机只要能上网,就可以通过视频观察到屋里的情景。杨梅心中一亮,对呀!怎么没想到这招?立马买了一个,安在衣柜顶端隐蔽处,又打开手机网络,嘿,还真清楚,屋里的情况一目了然。

有了这只“眼睛”,杨梅放心多了。就算在办公室里,也能遥控监测家里的情况。通过几天的观察,杨梅发现,刘华还比较尽心,除了照顾老人,也就是坐在桌边看看手机,挺规矩的。杨梅也就渐渐放松了警惕。

又一天下午,杨梅忙完家长会,坐到桌前喝口茶,又打开了手机,收看母亲家的画面。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刘华给老人按摩做恢复训练的时候了。可是,画面里,老母亲一个人躺在床上,刘华坐在外面的桌前,一边喝茶,一边玩手机。杨梅有点不满了,但她按捺住性子,猜想刘华可能是累了想歇一会。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刘华还是没动静。躺在床上的母亲看着有些累了,费力地自己撑着床栏翻了个身。

杨梅生气了,这保姆学会了偷奸耍滑,要不是自己及时发现,还真不知道她是这么干活的。她决定立刻回家,抓个现行。

很快,杨梅驱车来到母亲的家门外。

母亲家的大门没锁,杨梅轻轻推开,走了进去。

果然,这个时候了,刘华居然还坐在桌边一心一意地玩手机,什么动静也没听见,该做的工作也没做。杨梅忍着火,慢慢走到她身后,探头一看,刘华正在看什么视频。

杨梅再仔细一看,突然觉得视频里的画面很熟悉。想了一想,杨梅惊讶地脱口而出:“这不是我们幼儿园吗?”

刘华没想到后面有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到是杨梅,更是手足无措起来。

杨梅皱起眉头,冷冷说道:“刘华,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华涨红了脸:“杨姐,让您见笑了。我女儿在你们幼儿园,我干活忙,没空管她,就买了个小摄像头,安在她的课桌里,手机遥控着观察她的情况。今天看得入神了,忘了给阿姨做按摩,真是对不起,下次再也不会了。”

杨梅愣了:“有这个必要吗?”

刘华认真地说:“现在很多新闻,不少幼儿园老师打骂小孩,小孩又不敢回家说。这个办法还是别的家长教我的,现在所有家长都人手一个了。”

顿了顿,刘华继续说道:“说了您别生气,我觉得您这个园长脾气挺急,怕幼儿园老师也是……”

杨梅张了张嘴巴,没有发出声音,她抬头看看,衣柜顶上的摄像头还在默默地对着她们,不由得嘴边露出了一丝苦笑。

(开心虫摘自《上海故事》2015年第11期)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4 − =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