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小姑娘2008年旅游后得了一种“怪病”

 2018/11/17 10:23  本刊综合 《人人健康》  (276)    

今年24岁的索菲·沃德,来自英格兰西北部兰开夏郡加斯顿。2008年她与家人跨越半个地球来北京观看奥运会,回国后发生反复感染、偏头痛、食物不耐受和喉咙痛的症状并持续多年。在这个年纪轻轻的姑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才运动员的北京之旅

索菲·沃德曾是一名天才游泳运动员,“我8岁就开始游泳,11岁就进入了精英水平,参加了很多全国性的比赛。”14岁那年,索菲打破了100米蝶泳的英国纪录,作为如此一个年轻又有实力的选手,参加奥运会对当初的她来说是命中注定的事,索菲·沃德报名了伦敦2012的世界级项目,前途一片光明。

为了给2012伦敦奥运会做准备,索菲和她的父母兄弟一起来到了北京。索菲回忆道:“去北京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2008奥运会是如此的精彩。”索菲·沃德在中国一共呆了两个半星期,在第一个半星期观看奥运会后,她与家人对中国进行了观光。“去了长城,还看望了大熊猫。”索菲·沃德说,“这是一辈子一次的经历,原来熊猫在现实生活中如此之大。”索菲得到了与大熊猫亲密接触的机会,14岁的索菲喜欢抚摸这个圆滚滚的生物,看着它快乐地咀嚼竹子。她几乎没有意识到这次旅行将重写她的后半辈子。

在看望大熊猫之后,索菲回到车上准备下一次旅行。然而,她突然觉得很不舒服,告诉妈妈她感觉不对劲。

索菲说:“我感觉很不舒服,不停地出汗。我们回到酒店,我看了医生,他们说这是发烧,给我开了两天的抗生素。药物让我的感觉好些了之后,我便继续我们的假期,然后回到家里,继续生活。”

历经6年的寻医之路

4年后,18岁的索菲开始出现了不同的症状,包括反复出现的感染、偏头痛、食物不耐受和喉咙痛。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感觉越来越虚弱,但是,尽管无数次地去看望医生,他们却无法解决她的问题。

索菲说:“我的肌肉和关节痛得不行,我不停地去看医生,但是他们把我的症状分开处理。他们给我做了很多检查并告知我一切都很好。这时,人们开始质疑你,我也开始质疑我自己。但内心深处,我知道我的机体功能在衰退,我感觉不舒服。但我甚至开始隐瞒我的症状或撒谎,因为我觉得人们不相信我。”

在这时,索菲已经因为腹部的不断疼痛而被迫放弃游泳。

她表示:“这已经到了痛苦的程度,我开始憎恨和害怕我以前喜欢的运动。我不想讨厌它,它曾经是我的生命和我的一切,但这对我的健康造成了影响,所以我不得不放弃。”

离开训练队后,索菲去了Runshaw大学,但是她太虚弱了,甚至拿不到她的文件夹,这严重影响了她的学习。不久,索菲被建议退学。

索菲跌入了人生的谷底,“我去看了几百次医生,做了那么多检查,还是无法确定是什么引起的。我也对自己感到失望,曾经的我游泳那么成功,现在却几乎不能下床。”

6年来索菲一直苦苦追寻,终于在2017年1月,23岁的她得到了答案。

在得知她可能患有慢性疲劳综合症后,索菲被请到一位专家那里。她说:“医生检查了我一个半小时,并将我的一些报告送到德国进行测试。”验血结果终于揭示了索菲·沃德的诊断,她得了莱姆病,被认为是来自熊猫身上的蜱虫传染的。

莱姆病到底是什么

莱姆病是一种以蜱为媒介的螺旋体感染性疾病,是由伯氏疏螺旋体所致的自然疫源性疾病。莱姆病在美国很常见,加拿大、欧洲和亚洲也曾出现过。

蜱虫以人类和动物的血液为食,而他们的咬伤经常容易被忽视。如果這只看起来不起眼的蜱虫携带莱姆病病毒,一旦盯上人的皮肤,这个人就会长期受到病痛折磨。

被蜱虫叮咬后,人最短在2~3天后发病,也有会在1个月左右起病,通常在1周左右。

最典型的病程可分为早期(I期)、播散期(Ⅱ期)和病变持续期(Ⅲ期)3个主要的过程。

疾病早期主要表现为皮肤的慢性游走性红斑,典型地表现为圆形或卵圆形,呈“牛眼”外观,见于大多数病例,常伴有乏力、畏寒发热、头痛、恶心、呕吐、关节和肌肉疼痛等症状。

发病后数周或数月,疏螺旋体通过血液传播至多个器官,引起多种症状和体征,可能出现明显的神经系统症状和心脏受累的征象。

感染后数周至2年内,约80%左右的患者出现程度不等的关节症状如关节疼痛、关节炎或慢性侵袭性滑膜炎。

其他改变尚有血管病变、心肌炎、周围神经病、慢性萎缩性肢端皮炎、皮肤淋巴瘤、局限性的硬化性或萎缩性皮肤病变、进展性脑脊髓炎等。也可出现慢性葡萄膜炎、多种类型的角膜炎和表层巩膜炎。

目前抗生素和对症支持是主要的治疗方法。早期抗生素治疗很有效,症状通常在3周内消失,如不治疗,可能会进展为晚期较严重且长久的残疾。法国有科研机构正在研究一种新型莱姆疫苗,但是还在试验阶段,想正式投入市场还有一段时间。

命运轨迹改变,投身公益事业

索菲·沃德和医生详细检查了所有的疾病,回忆了旅行经历,才想到了中国。

“医生说,我一定是在看望熊猫时被蜱咬了。”索菲解释,“莱姆病是一种复杂的疾病,它可以模仿很多其他的疾病,所以很难诊断。我身上也没有特征性的游走性红斑,大约50%的病例会出现红斑。莱姆病可以在人体中潜伏30年。而我的休眠期是4年。”

谈到2017年3月的诊断,那时她的体重达到最低水平,索菲说:“我突然哭了起来。多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身体不好,觉得没有人相信我。”

目前,24岁的索菲·沃德通过抗生素和中药来控制她的症状。虽然索菲的奥运梦破灭了,但她开设了自己的博客,也是英国莱姆病患者网站8名管理人员之一,管理着由患者和照顾者组成的8700名成员。她正在呼吁提高莱姆病的意识,并鼓励对其治疗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我未来的目标是稳定我的生活,充分地生活。我告诉我的家人,我们应该花时间去回忆,一起享受时间,做我还可以做的事情。”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4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