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从科幻电影走入现实的技术

 2016/02/01 16:24  刘霞 《读者·校园版》  (187)    

科幻电影中许多原本被认为匪夷所思的场景、技术和产品正一步步成为现实,如类人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悬浮滑板,它们正悄然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银河系漫游指南》:通用翻译机

在加斯·詹宁斯执导的科幻电影《银河系漫游指南》(改编自道格拉斯·亚当斯的同名小说)中,有一条神奇的小鱼叫“巴别鱼”。它寄生在主人的耳朵里,依靠寄主周围人群的脑电波生活,它能自动将周围人群的脑电波转换成寄主的那种类型的脑电波,于是寄主就能听懂任何一种语言了。

尽管这种鱼目前还不存在,但SIGMO或许可以替代它。SIGMO是一款小巧的口译机,内置麦克风和扩音器。它通过蓝牙与手机相连,使用时能调用“谷歌翻译”等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进行翻译,然后用语音合成软件合成翻译后的语音,最后通过手机网络将音频传送到手机上。

目前,这款软件能自动识别25种语言并进行翻译、发音,彻底解决人们无法与语言不通的人交流的问题。SIGMO小巧便携,可以夹在衣服或腰带上,美观又实用。

《星球大战5:帝国反击战》:用意念控制的机械义肢

《星球大战5:帝国反击战》由厄文·克什纳执导,于1980年5月上映。影片主人公卢克·天行者与父亲达斯·维达交战时不幸失去右手,幸好在电影中用高科技及时接上了高仿真度的义肢。

这种技术目前已经成为现实。2014年5月,堪比《星球大战5》中天行者的先进义肢手臂的智能义肢DEKA系统手臂,由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投入临床使用。

这款义肢也叫“卢克手臂”,是在向《星球大战5》致敬,由DEKA公司耗资4000万美元研制。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于2005年开始资助此项目,最初是供因伊拉克战争而伤残的军人使用,后来也为手臂不同程度缺失的人治疗时提供技术帮助。

“卢克手臂”与人的手臂重量接近,由复杂的感应器和电动机组驱动,先采集肌肉上的肌电信号,再通过内置的微型电脑解读动作信息,随后转化为行动。这款手臂能使用钥匙开锁,也能很稳地拿起硬币、水果、纸张等小东西,和人体的契合度较高,使用舒适度也大大提升,传统的义肢与之不可同日而语。

《少数派报告》:无人驾驶汽车

2002年,由斯皮尔伯格执导、汤姆·克鲁斯领衔主演的科幻大片《少数派报告》,可谓是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教科书。电影中,2054年的城市交通线上的汽车皆由电脑网络控制,司机们只需告知汽车自己所要到达的目的地即可。此外,《我,机器人》《霹雳游侠》等电影中也有无人驾驶汽车。

目前,已有现实版的无人驾驶汽车了。2014年12月22日,谷歌公司推出了首辆全自动无人驾驶汽车样车。这款汽车没有方向盘、油门、刹车踏板和换挡装置,完全通过软件和传感器自动驾驶。谷歌公司认为,电脑比人脑犯错误的概率要小,普及无人驾驶汽车有望使交通事故彻底成为历史,也可通过减少汽车使用量来保护环境。

2015年3月22日,一辆无人驾驶的奥迪Q5多功能汽车离开美国西海岸的旧金山金门大桥,前往东海岸的纽约,全程约5600千米。这是截至目前行驶距离最长的无人驾驶汽车。如今,奥迪、丰田、奔驰及谷歌等公司都在尝试制造无人驾驶汽车。

美国内华达州、佛罗里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已通过立法,允许无人驾驶汽车合法上路。但专家认为,无人驾驶汽车还面临技术、法律等诸多障碍,离真正大规模上路行驶尚需时日。不过,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曾预测,到2040年,在全球上路行驶的汽车中,有75%将会是无人驾驶汽车。

《变脸》:脸部移植

1997年,在由吴宇森执导、尼古拉斯·凯奇与约翰·特拉沃尔塔主演的电影《变脸》中,主角与反派换脸好像换面具一样简单。

那么在现实生活中到底能不能这样换脸呢?在电影上映时,脸部移植还不可能进行,如今十几年过去,情况已发生了变化。2005年,全球第一例脸部移植手术进行,病人是一位法国女士,她不幸被狗咬伤脸部,得做人脸局部移植手术。2010年3月,西班牙农民奥斯卡接受了世界上首例全脸移植手术。2013年5月,波兰首次为一名在石头切割机事故中被切掉脸的33岁男子进行全脸移植,手术耗时27个小时,移植后病人身体状况稳定。2014年,美国一名男子在接受全脸移植手术后,登上了时尚杂志。迄今,全球已进行27例脸部移植手术,其中仅4人手术失败。不过,脸部移植并不像《变脸》里拍的那样简单,为了避免移植后的脸被免疫系统排斥,接受手术的人一辈子都要服用免疫抑制药物。

《大都会》:类人机器人

1927年由弗里茨·朗执导的无声电影《大都会》将背景设置在险恶的2026年,电影中,布里吉特·赫尔姆饰演的类人机器人由疯狂的科学家洛宏研制。

这样怪诞的类人机器人是科幻电影史上的第一座丰碑,从《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与人类具有相同智能和感觉)到《人工智能》中的机器人男孩大卫等,都以《大都会》中的形象为雏形。

其实,科学家目前已研制出不少类人机器人。2014年6月,在日本东京的科学未来馆举办了一次迄今规模最大的类人机器人展览,包括女播音员机器人、成年女性机器人和儿童机器人,它们的外貌几乎与常人无异,有的甚至能与参观者交流。它们是日本机器人专家石黑浩耗费20多年心血的结晶。未来类人机器人的发展怎样,让我们拭目以待。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记忆操控

在2004年米歇尔·冈瑞执导的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中,克莱门汀·克罗斯基(凯特·温丝莱特饰演)和约尔·巴瑞斯(金·凯瑞饰演)这对情侣,因疲于争吵而到“忘情诊所”消除了彼此关于对方的记忆。

实际上,近些年来科学界一直在研究“忘情诊所”里那种能消除记忆的技术。2011年,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人类应激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发现,通过抑制糖皮质激素的分泌,可帮助患者消除痛苦的记忆。据英国媒体2013年10月报道,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表示,他们发现了一种可清除记忆的基因Tet1,若能找到提高该基因活动能力的方法,将给患“恐惧症”的人带来福音,甚至会改变人类的命运。

2014年3月,荷兰的科学家宣布,他们成功采用电击疗法删除了人类大脑里的指定记忆。志愿者在进行电击治疗实验后,忘记了痛苦的过去,但美好的记忆丝毫没有受损。

英国《自然》杂志网站2014年8月27日刊登报告称,日本及美国科学家成功研制出改写记忆的方法,有望把痛苦的回忆变成甜蜜的记忆,反之亦可。这项研究的项目带头人、198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利根川进表示,这项研究可能会为心理治疗提供基础,帮助患者挖掘美好的回忆,以消除不良的情绪。随着科技的发展,也许未来真会出现“忘忧草”“忘情水”。

《霹雳五号》:全自动军事机器人

在1986年由约翰·班德汉姆执导的《霹雳五号》中,“五号”最初是一台拥有最精密激光武器的军事机器人。然而,在遭雷击后,它鬼使神差地有了人类的意识。

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真实的军事机器人,主要用于寻找和排除炸弹等危险任务,如印度国防研究和发展组织(DRDO)研制的“达克士兵”拆弹机器人。开发人员表示,这款机器人重380千克,采用6轮设计,能用其内置的X射线确认某个设备是不是简易爆炸装置(IED),如果是,机器人内置的喷水系统会让其失效。

《回到未来2》:悬浮滑板

在罗伯特·泽米基斯于1989年执导的电影《回到未来2》中,主角马蒂踩着悬浮滑板的场景让人印象深刻。当时很多孩子看到这个场景,都想拥有一款这样的滑板。

幸运的是,现在的小孩子或许能真正拥有它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建筑师格雷戈·亨德森研制出一款名为“Hendo”的悬浮滑板。它有4个发动机释放电磁场,可使它保持悬浮状态。这款滑板虽然可以悬浮2.5厘米,但仅能悬浮于特定的金属表面上,这是它不同于《回到未来2》中的悬浮滑板之处。这款悬浮滑板是基于电磁场而运行,重18千克,内置电池可持续使用7分钟。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