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大厨

 2015/05/09 9:32  赵莉 《做人与处世》  (212)    

曾建伟是广东梅州人,从20岁开始,就一直在珠三角餐饮业打工,从择菜、刷碗、拖地、端盘子做起,慢慢成了受学徒们尊敬的大厨。

学徒们尊敬他,是因为他的脾气大。之所以脾气大,是他在每家餐馆都做不到一年,最后会炒了老板鱿鱼。缘由也很简单:“一条鱼明明是3两,老板却告诉客人是4两;炒一碟鸡不用鸡肉,却用鸡架,以次充好;为让大米看上去好看,在大米表面打白蜡;把死鱼做成红烧鱼、死虾炸成椒盐虾……我有自己的原则,坑人的事我坚决不做,结果就与这种老板闹翻了。20多年炒了多少这样的老板,我也数不清了。”

最后一次炒老板鱿鱼的经历颇有戏剧性。2013年,曾建伟应聘到东莞职业技术学校食堂做主厨。食堂承包商跟他说:“如今毛利只有30%,除去员工工资和水电煤气费,一个月下来盈利不到1000元,连给学校承包费用都不够。你要想法把成本降下来,看从哪个环节能做到盈利最大化。”这让曾建伟很是发愁。

徒弟小李看到他的难处后提议说:“我们采购的食材价格都是中等偏上,买些便宜的掺着吃,也不影响口感。”曾建伟没有采纳徒弟的建议,而是偷偷去市场察看。一连几天,他发现有个中年男人用自行车驮着大米到市场上卖。大米看上去颗粒饱满,每袋价格要比许多米店便宜八九元钱。但卖米人却有个奇怪要求,不散卖,只能整袋买。与卖米人熟悉后,曾建伟问他:“你天天卖这么好的米,价钱又那么便宜,怎么有赚头啊?”卖米人小声说出了“奥妙”。原来,卖的整袋米质量都很差,为能卖出去,卖米人就将陈米装在米袋的底层,再把部分大米用石蜡等化工原料抛光,然后铺在最上层,一般人打开米袋,看到的都是铺在最上层的漂亮大米。这样卖出去一袋大米就能挣四五十元钱。曾建伟大吃一惊,回去后对徒弟小李说:“我们不能买那些陈米,学生吃坏了肚子怎么办?做昧良心的事会遭报应的。”

食堂承包商见成本降不下来,就找理由要辞退曾建伟。却得到这样的答复:“不用你辞退,我自己会走人。不过,临走前要送你一句话,你也有孩子,要将心比心。”又对小李叮嘱道:“就算价格贵点,也要去正规店铺采购食材。”

让曾建伟想不到的是,辞职不到两个月,他又被学校请了回来。原来学校把食堂的经营权收了回来,在确定负责人时,校领导一致认为,曾建伟是最佳人选,让他管理食堂大家最放心。

作为食堂楼层的管理者,曾建伟要管三十几号人,天天还得根据就餐学生的人数列好单子,定下采购菜品的种类和数量,蔬果肉类,油盐酱醋,样样都不能出差错。为了让学生们吃得安全放心,以前常跟老板闹翻的曾建伟,开始和食材供应商较真了。

许多商家为了将食材打进学校食堂,绞尽脑汁贿赂曾建伟。其中有家火腿肠供应商带着烟酒和一包钱来找曾建伟,暗示只要进他的火腿肠,每100斤给10%回扣。曾建伟听后很生气,但还是压住怒火问供应商说:“你是不是这个意思,抬高火腿价格,把回扣摊在几千名吃饭的孩子身上,这就是所谓的羊毛出在羊身上?”供应商得意地大笑道:“我俩真是心有灵犀啊!”曾建伟忍无可忍斥责道:“你的良心让狗吃了,据我所知,你的孩子也在外地上学,也要吃食堂,你就忍心让你的孩子也受到像你这样商家的盘剥吗?”说着,就将供应商提来的烟酒和钱扔出了门。

此事传遍了与食堂有业务的商家那里,再也没人敢来找曾建伟谈回扣了。曾建伟不仅不拿回扣,还亲力亲为严把质量关:有食品添加剂的,不用;食材必须专门做农药残留检测;采购鸡鸭鹅等肉类全要有检验检疫证明;采购的猪肉切开后,发现有淋巴的立马退货…… 不仅如此,他对食堂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每个环节都层层把控,每个员工必须规范操作。比如,菜必须洗干净再切;菜洗好后不能直接放地上;每周三周五雷打不动搞卫生;菜式要多样化,颜色要搭配好;数量要12道菜,素菜不能低于两个等。曾建伟每天都绷紧了神经:“最担心学生的食品安全问题。只有到了学校放假把食堂钥匙交还给学校,心中的大石头才算放下。”几年来,食堂没发生过一例学生食物中毒事件,被当地主管部门和政府评为“最放心学校食堂”。

学生都称曾建伟是“良心厨师”,他一脸笑容地说:“这是我做厨师时间最久的一次,也算是成功转型。”说起为什么要无数次炒餐馆老板的鱿鱼时,他严肃地说:“不管是做厨师还是做人,都要用良心去做,做人不地道一定会被社会淘汰,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