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最有价值线人”的“地下”生活

 2014/10/20 21:13  艾兰 《今日文摘》  (265)    

如果有人靠近住宅的前门,他的手机就会振动起来。

64岁的义迈德·萨勒姆没有医保,没有退休金,有的只是一段惊心动魄的逃亡史。

多年来,他只能使用化名,随时要记得那套与FBI(联邦调查局)撇清关系的说辞。他做了整容手术,蓄起胡子又剃掉,快速增肥后又节食……

隐姓埋名近20年后,这位“FBI最有价值的线人”,选择将“地下”生活和盘托出。

当搬家成为习惯

1995年在法庭上指证恐怖分子后,萨勒姆被纳入美国联邦证人保护项目,和妻子带着一儿一女东躲西藏。他们不得不和亲友们断绝联系,在逃亡状态下将孩子抚养大。

“变化突如其来,让人不知所措……”31岁的儿子汤姆说,“一天,我被告知要在1小时内收拾好所有东西,随父母搬家。”

在联邦政府的保护下,萨勒姆和家人仍然觉得,他们的安全没有保障。

一次,一家人在高档牛排店就餐时,萨勒姆似乎发现了恐怖组织成员的身影,于是立即带着家人离开。还有一次,女儿在学校里不小心说出了他的真实姓名,一家人不得不迅速搬家。

“对我们来说,搬家成了习惯,”汤姆说,“我都记不清搬过多少次家了。”

萨勒姆和家人在新泽西、明尼苏达、田纳西、加利福尼亚等州住过,他说,现在住的佛罗里达州看上去也不是久留之地。

他总是穿着防弹衣。在公开场合,他通常戴着礼帽和墨镜,衣服里藏着一把手枪,脚踝处也捆着一把手枪。

他随身带着装得满满的行李箱,随时准备在另一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上车后,他会警觉地盯着后视镜,并在发动引擎前停顿一下——他担心汽车突然爆炸。

他的住所周围安装了动作探测器。他定时查看手机上的一款软件,以掌握住所周围的蛛丝马迹。如果有人靠近住宅的前门,他的手机就会振动起来。

这种必须处处留意的生活让萨勒姆焦虑。一天深夜,他把儿子当成了刺客,差点儿开枪将其射杀。

“我本来可以阻止他们的”

让萨勒姆过上“地下”生活的,是21年前震惊世界的纽约世贸中心爆炸案。

1993年2月26日,一辆载有680公斤爆炸物的车在纽约世贸中心北座地下车库内爆炸,导致6人死亡,1042人受伤。

一群来自中东的恐怖分子制造了这起案件。《纽约时报》称,在行动前,这些恐怖分子曾致信媒体,向美国政府提出3个条件:不再向以色列提供援助;断绝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停止干涉中东国家的内政。

作为FBI的线人,萨勒姆的内心充满负罪感。爆炸案发生前,因为担心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危险,他拒绝在与恐怖分子接触时暗藏窃听器。

“我本来可以阻止他们的。”萨勒姆说。

萨勒姆出生在埃及。在18年的军旅生涯中,他成了陆军中校。1987年,他移民美国,在酒店里当保安。“我在美国的幼儿园里长大,教职工都非常和蔼亲切,所以我从小就喜欢美国。”

1991年,偶然的,FBI特工南希·弗洛伊德找到萨勒姆,请求他帮助监控酒店中的可疑人物——萨勒姆的卧底生涯由是开始。

经过一段时间的“见习”,萨勒姆被委以重任,转成全职带薪线人,每周500美元。可是他没能尽到责任。

“卧底”以“赎罪”的名义

为了“赎罪”,萨勒姆主动请缨,成为FBI在恐怖分子中的“卧底”。他的任务就是渗透到奥马尔·阿卜杜勒·拉赫曼身边,当他的保镖队长。

拉赫曼绰号“盲眼教士”,是埃及极端组织“伊斯兰组织”的精神领袖,更关键的,他是世贸中心爆炸案的策划者。

萨勒姆成功取得了拉赫曼的信任,他被允许投身到“圣战”中。

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与恐怖分子之一西迪克的接头:

“一天早上4点,在位于新泽西的西迪克的公寓里,西迪克说他准备炸掉‘大房子’——他给‘联合国大楼’起的绰号。我问他是否得到了奥马尔对此次行动下达的‘教令’,他回答说还没有,但表示有个协调者愿意辅助我们完成‘大房子’行动。我问他是谁,西迪克回答说苏丹大使。”

“说实话,我不能相信他,直到他拿起电话拨通大使的电话。那时是早上6点。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有人接电话,并安排我们10点见面。我不敢相信,西迪克居然能这么早和大使直接通话……”

“令我惊讶的是,在与大使的谈话中,西迪克显得非常随意。大使承诺给我们提供外交官车牌,用在装有炸弹的偷来的车上,以便进入联合国总部。”

“西迪克还对大使提出一个要求,他想要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加利的行程安排。大使大笑着答应了,他知道西迪克在寻找加利,因为他是‘肮脏的科普特(加利是科普特教会信徒)’。”

“……幸运的是,这些事情被我录了音当做证据。”

1995年,萨勒姆出庭作证,使恐怖分子得到了法律的制裁——拉赫曼被判处终身监禁。

其后,萨勒姆和家人就开始了“地下”生活。“当我作完证,FBI将我交给证人保护组成员,他们和纽约特警队一起将我和妻子两个孩子安全送离。他们严密保护起整栋楼,让我们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离开。同时,直升机进行监视工作及沟通。我们被带到了事先安排好的安全屋。”

“我绝对不能被活捉”

作为“FBI最有价值的线人”,萨勒姆从美国政府那里得到了100万美元,但这笔钱很快被花光。此后,他开过酒店,当过珠宝批发商,教过空手道和潜水,开过果汁店,做过按摩师。

但令他不满的是,自从他的姐姐回埃及开罗定居后,他就失去了政府的保护——美国司法部门给出的解释是,任何人都可以从他姐姐那里得知他的下落,保护失去了意义。

如今,萨勒姆用真实姓名建了一个网站,在上面发布自传。早在几年前,他的自传《卧底》便可在亚马逊网站上买到。目前,他正在为第二部作品《逃亡》“造势”,这本书讲述了他的逃亡生活。在这本书的封面上,萨勒姆戴着墨镜,穿着长风衣,胸口处是个大大的红色靶心……

著书立说是萨勒姆自我包装工程的一部分,他试图把自己塑造成熟悉恐怖组织和卧底工作的专家。

而在同事和朋友眼中,萨勒姆是个“多疑的人,有时行为古怪”。在拉赫曼一案的首席检察官安德鲁·麦卡锡看来,萨勒姆“具有爱国情怀,非常勇敢”,“的确很在乎这个国家,并竭尽所能帮助这个国家,但他有时会编故事,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同FBI的关系很糟糕”。

现在,萨勒姆比过去高调多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忘了躲在暗处的恐怖分子。实际上,他一直认为恐怖组织会向他寻仇。

拉赫曼被关押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监狱里,据说已经病入膏肓。近年来,中东一些国家呼吁美国将拉赫曼交给埃及,让他在埃及监狱中度过余生。萨勒姆对此深感忧虑。去年2月,他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拉赫曼仍有极大的号召力,不能让他回埃及。

“他会杀害美国人,”萨勒姆说,“他会发布追杀令,追杀一切他认为不合时宜的人。”

萨勒姆的律师约瑟夫·布里恩也表示,萨勒姆应该远离公共场所。“越高调就越会成为目标。”布里恩说,“针对他的追杀令没有取消,恐怖分子都惦记着他呢。”

不过,在伯纳德·克兰曼(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另一位策划者拉姆齐·阿哈穆德·尤塞夫的律师)看来,萨勒姆被恐怖组织寻仇的可能性没有他自己宣称的那么大。

显然,萨勒姆不同意这种说法。除了身上藏着的两把枪,他在床下和书桌里各放了一把,在车里放了3把。萨勒姆说,如果被恐怖分子找到,“我绝对不能被活捉”。

(于建邦荐自《看天下》)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8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