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秘密

 2014/08/20 20:01  古保祥 《人生十六七》  (962)    

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来到娱乐中心应聘,要求做专业按摩师。我问他:“您有几年经验?”他摇头表示从零开始。我又问他:“您要求薪水是多少?”他说不要薪水,就是想来学习。

我没有答应他,但三天后,大堂经理带着他介绍给我。“这位大爷,交给你了,认真教他。”迫于这样的面子,我只好点头。

他笨手笨脚的,但十分勤奋。由于手粗糙,他不得不将手心抹满油,害怕给客人造成不良的印象。

一个姓冯的大顾客,几乎每晚都来按摩,听老总说,他是一名企业家,每天工作很累,废寝忘食的那种人,但他身体状况不太好,身体老是出现酥麻的症状,除了用药外,医生嘱托他每天做专业按摩。

每逢冯总过来时,老人总是蹑手蹑脚地接近我,要求与我同行。我是中心的资深按摩师,他是想偷师拜艺而已。老人总是戴着口罩,嘱托我小心点,好像我成了丫头,而他成了主子。

半个月后,他要求亲自为冯总按摩,我当然不同意,但架不住他的软硬兼施,我嘱托他一定要小心点,这个人得罪不起。

第一按摩时,他十分紧张,生怕手法不好。我在旁边打下手,用眼神一直交流着。冯总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当老人的手第一接触他时,他竟然睁开了眼睛,四下打量着,当确认无事后,才放心地躺下。

从它处得知了老人的情况:儿子是大款,就是同城。

我讥讽他不知道享福,他却笑道:“实不相瞒,我一辈子当老师,儿子有了出息,跟着到了城里,我却亏欠他;他的母亲在世时,一直有病,有一次,我搀扶她去大街上,竟然被车撞了,一命呜呼;儿子认为是我造成的,从此后,我与他成了天涯客。”

老人的眼里擎满了泪水,吓得我不敢再打听他来此的目的了。我想,他大概是想通过挣钱,以弥补儿子的缺憾罢了。

冯总的身体恢复的不错。他总是忙碌,在按摩时电话也会响,他总是命令我们暂停,然后说半天话,说完后,疲惫不堪地扔了电话。

那夜,电话一直没响,我也感到纳闷,按摩结束时,才知道冯总的电话不见了。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冯总愤怒万分。他叫来大堂经理,又找到了老总。他叉着腰对老总说:“老姜,我们可是朋友,你知道,这不一会儿,耽误我多少生意吗?今天,请你给我一个结果。”

老总调查之后,才发现可疑的是老人。老总要求老人摘掉口罩,他却不肯,一伙人竞相上前,口罩被摘掉了。冯总大惊失色,眼前的老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他身体不好,我不想他接太多的电话,钱挣不完的。”老人絮叨着。

冯总得知,每天晚上为自己按摩的是父亲,他泪如雨下。他犹豫了片刻,轰然地跪倒在地上。

“小时候,他就身体不好,我经常为他按摩,我比你们清楚,哪个部位该轻该重?”老人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潸然泪下。

按摩的父亲,拥有世上最粗糙的手,却布满了世上最暖的柔情与最精彩的谎言。我们总是不理解自己的父亲,可父亲总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谱写着孩子所不会拥有的特立独行,这是父亲的专利。

 赞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