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就是我自己

 2014/10/07 15:22  苏禾 《读者·校园版》  (368)    

1969年11月,在东京漫画界开始走红的藤本弘正为稿件内容发愁,眼看截稿时间就要到了,作品还没有完成,藤本弘急了,一不小心把女儿的不倒翁玩具踢了一下,联想到前一晚梦中的花猫形象,他的灵感被触发,将猫的形象和不倒翁结合起来,画出了一个憨态可掬的猫型机器人,它的名字叫Doraneko,后来为了让它的名字更人性化,改名为Doraemon,这就是哆啦A梦。藤本弘用与好友安孙子素雄共同使用笔名藤子不二雄,在1970年第一期的《儿童学习》杂志上开始连载漫画,哆啦A梦迅速风靡全球。在亚洲,哆啦A梦有多个称呼:机器猫、小叮当、铜锣卫门、阿蒙、超能猫等等。1996年藤本弘去世后,拥有《哆啦A梦》著作权的朝日电视台,希望亚洲地区统一将机器猫等称呼改为日本音译“哆啦A梦”,“使每个不同地方的读者只要一听,就知道在讲同一个人物”。

这个没有耳朵、爱吃铜锣烧、三围都是129.3cm的蓝色猫型机器人可能没料想到,在日本这个已生产了成千上万动漫角色的国度,它会这么受欢迎,并走向国际。《哆啦A梦》从1970年年初开始在杂志刊登,1973年被搬上电视荧屏,很快就成为日本的国民动画片。如今《哆啦A梦》已经登上荧屏40年,一直在反复播映。哆啦A梦从22世纪来到地球(作者设定哆啦A梦诞生于2112年9月3日)已经44年了,它的创作者也已逝世18年,但它仍然存留在人们的童年记忆中,不曾褪色。

蓝胖子很忙

2013年对于哆啦A梦来说,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年份。4月,哆啦A梦打败奥特曼等众多卡通形象,成为东京2020年申奥委员会的首位申奥特殊大使,在9月的申奥城市选举投票中,帮助东京成功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

更重要的是,2013年12月1日是哆啦A梦的创作者藤本弘诞辰80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位艺术大师,同年7月,东京塔举办了一场特别展览,展出了千份《哆啦A梦》的珍贵原画,东京塔周围也出现了80个等身大的哆啦A梦模型。展览持续了80天,几乎涵盖整个暑假,让怀揣梦想的孩子们可以近距离与哆啦A梦接触。

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幻想

藤本弘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藤子·F·不二雄,源自他和好友安孙子素雄共同的笔名藤子不二雄,1987年两人停止合作后,在笔名中加入自己的姓氏以示区分,后者就使用藤子不二雄A作为笔名。藤本弘爱戴贝雷帽,体型瘦弱,从小就很腼腆,喜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幻想,从幼儿园开始就沉迷于画画。在高冈定冢小学上五年级时,他与转校生安孙子素雄成为同学,因为对漫画的共同热爱,他们成为好朋友。1946年小学毕业后,藤本弘进入工艺专科学校修读电气科,而安孙子素雄进入高冈中学,但两人继续保持着密切来往。1947年,后来成为日本漫画大师的手冢治虫发表了处女作《新宝岛》,藤本弘深受启发,立志成为儿童漫画家。他开始与安孙子素雄一起合作创作漫画,以“足塚不二雄”为笔名向《少年漫画》杂志投稿,所得的稿费用来购买美术用品。1951年,他们的连环漫画《天使之玉》在《每日小学生新闻》连载。随后两人一起去拜访住在兵库县宝冢市的手冢治虫,但是偶像只称赞了两句,稍显冷淡的态度一度让他们心灰意冷。若干年后,手冢治虫评论说他当时就知道他们将成为漫画界的重要人物。

1952年两人中学毕业,藤本弘进入津田制果公司,因遭遇工伤,几天后就辞职了,此后专心漫画创作;安孙子素雄则进入富山新闻社,周末时帮助藤本弘创作。1954年,在藤本弘的力邀下,安孙子素雄辞去稳定的工作,离开高冈,前往漫画创作者的大本营东京。他们最初居住的地方只有两个榻榻米那么大,后来搬到了手冢治虫租住过的常馨庄,那是众多漫画青年慕名而来的居住之地,在那里他们成立了新漫画党。1959年,藤本弘与安孙子素雄搬到了神奈川县的川崎,4年后他们与铃木伸一、石森章太郎、角田次郎、赤冢不二夫(后来加盟)等人组建“零工作室”,白天为杂志画漫画,晚上从事动画片制作。在这里,藤子不二雄推出了转折性的作品《怪物Q太郎》,一炮走红,开始奠定其在日本漫画界的地位。

20世纪60年代,两人的创作方向开始出现分化,安孙子素雄的漫画倾向于较为成熟的观众,如《小池君》、《黑井推销员》,而藤本弘则将主题集中于儿童以及科幻故事。正因为对儿童的关注和对儿时经历的缅怀,藤本弘创作出了《哆啦A梦》这一经典作品。他曾说:“大雄虽然确实是个没用的人,但是他会经常反省自己。大雄就是我自己。”

接班人作品被批没创意

虽然《哆啦A梦》漫画署名藤子不二雄,但藤本弘是创作主笔,他亲自执笔的内容共有1345篇,其中大长篇就有17本。大长篇即剧场版,在藤本弘的创作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1980年,《哆啦A梦》推出了第一部动画电影《大雄的恐龙》。此后每年春天,藤本弘所在的制作公司都会上映一部《哆啦A梦》长篇剧场版,并会在电影公映前,先在儿童漫画杂志《CoroCoro》连载。

从第一部剧场版《大雄的恐龙》开始,《哆啦A梦》系列的每一部剧场版的本土票房都超过了10亿日元,总票房累计达到了709.6亿日元(约合42.6亿元人民币)。

1996年9月,藤本弘在创作剧场版《发条都市冒险记》时因肝衰竭突然离世,给人们留下无尽的猜想和遗憾。据安孙子素雄讲述,早在1985年,藤本弘就发现自己患有严重的肝病,为避免日后出现版权和财产方面的纠纷,1987年两人正式散伙,各自专注自己的项目。虽然两人不再合作创作漫画,但都在藤子制作公司工作,办公室也毗邻,仍是亲密的朋友。藤本弘没有给《哆啦A梦》画下最后的结局,他的徒弟麦原伸太郎、冈田康则接过衣钵,与藤子制作公司一起,继续创作发行《哆啦A梦》剧场版,但近几年一些作品的画风、内涵甚至内容设定,都与藤本弘的原著有很大出入,引来不少批评之声,说藤子工作室思想停滞,没有创意。藤本弘人已远去,哆啦A梦还会是原来的哆啦A梦吗?我们仍然期待着。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7 + =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