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12日 19:29 作者:亦舒 来源:《读者》  

  想,是一种难受的感觉。

  那个人、那件事如果就在眼前,也不用去想了,一定是半明半灭,得到与未得到之间,才会动用“想”这个字。心微微抽搐,喉咙略为干涸,眼神有点暗淡,神态带些无奈,想的时候,人会变得憔悴。

  听中年人说起他年轻时候喜欢过的女子:“唉,想是想得来……”忍不住莞尔,但也十分了解那种苦处。

  后来相思渐成过去,也许狭路相逢,还会诧异当初怎么会去想这样的一个人。

  但是在彼时,却愿意以灵魂来交换。有什么是永恒的呢?我们居住的地方,不过是一个飘浮在宇宙某一角落,如灰尘大小的球体。

  不过想的时候,很少能这样客观。一般会想得刻骨铭心,全神贯注,茶饭不思。

  时间过去,慢慢学会不大去想不切实际、虚无缥緲之事。

  单单想吃想睡,容易多了,也确是享受,趁办得到的时候多做。

  “你想怎么样”是句带有挑衅意味的话,回一句“想都不给想”,是绝妙答案。

  多想无益,就此打住。

  (六月的雨摘自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得鱼忘筌》一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