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年

2018年03月25日 9:16 作者:亦舒 来源:《读者》  

  自20世纪中叶开始,人类平均寿命渐长,到了今日,如无意外,可活至80岁。

  自35岁开始,我已开始梳髻,自视中年人。照旧时规矩,像家母那辈,过几年,名正言顺,可升为老年。

  为什么不是?家母50岁那年,倪匡已经买下房子给她住。她有病,由倪震陪伴出入诊所。長孙稍后忙事业,转由书航侍候,子子孙孙每日唯唯诺诺听她发牢骚,不敢有误。

  记忆中年老并非坏事,可是,一代不如一代,我辈能随意认老吗?非得一路扮演壮年,在中年的平原上一直走到抽筋。

  于是50、60甚至近70岁仍充中年,别人怎么想不得而知,我个人真的累得发昏。

  头一个举手,老就老吧:写稿、教功课、阅书报、睡懒觉,退役。对友人说,从此之后,与我说话,要加“您老人家”四字,有酒食我先馔,有事后生服其劳。

  正想得美,忽然听见女儿大叫:“Mom,快帮我找笔记。”

  想做老人也得讲福气。

  (潘光贤摘自《辽沈晚报》2017年12月27日,视觉中国供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