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气

 2018/03/22 16:57  祁白水 《读者》  (66)    

“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聊借画图怡倦眼,此中甘苦两心知。”这是鲁迅夫子自道的诗。有一次,许广平不留心说错了话,鲁迅很生气,半夜里喝了许多酒,一个人睡到黑黑的晾台去,却被三岁的儿子海婴找到,海婴一声不吭地并排躺下。许广平看到后,不由破涕为笑。鲁迅只好爬起身来。事后鲁迅说:“我的脾气实在不太好。”許广平说:“你是先生,我得让你呢,要是年纪相仿可未必。”鲁迅笑了,说:“是,我知道。”

如果说开头的那首诗,是正面的一个雕塑,那么后边夫妻间的小小龃龉,就是背面的那一束暗影。唯其如此,才更丰满,更真实。

(心香一瓣摘自《今晚报》2017年12月29日,刘春杰图)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