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与热爱

 2018/02/09 13:20  凸凹 《读者》  (94)    

有谁不希望美丽常在呢?然而,一朵花开得最艳丽的时候,也就是花朵将要凋谢的时候。有谁不希望欣赏到美丽的全部呢?然而,时空的阻隔和人类认知及眼界的局限,使得人们看到的,往往是美丽的局部。

其实,花朵之后,便是果實。果实是美丽的另一种存在,是一种更深沉、更质朴的存在。旧的美丽在一个瞬间消亡,而新的美丽在另一个瞬间诞生;美丽是变幻不息的过程,我们只需抱着不泯的希望和恒定的信念。欣赏不到美丽的全部,的确是一种遗憾。川端康成半夜醒来,发现海棠花在夜间开放得最动人,便感叹:“自然的美是无限的,人感到的美却是有限的。人感受美的能力,既不是与时代同步前进的,也不是伴随年龄而增长的。”但川端康成并未因此而黯然神伤,而是自言自语,“看来,要好好活下去。”

我为哲人的豁达而感动。时间也许会让我们看到美丽的全部,但最关键的是,要永远热爱生活。

(孤山夜雨摘自《牡丹晚报》2017年11月1日,123RF供图)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