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游戏

 2018/02/05 22:02  爱德华多·加莱亚诺 韩蒙晔 《读者》  (80)    

据说,很久以前,有两个朋友在展厅欣赏一幅画。这幅作者不详的画来自中国,画的是收获时节的一片花田。

画中有许多女人,她们正往提篮中放入采到的虞美人。不知为何,其中一个赏画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盯住了画中一个女人。那女人没有绾起头发,任其流泻在双肩上。

那女人终于回眸了,她的篮子滑落在地,她伸出双臂——不知如何——把这男人带走了。

这男人听凭自己被带到了不知何地,与那个女人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直至一阵大风吹来,他才被带回了原先的展廳,在那儿,他的朋友仍站在画前。

那段永恒的时光如此短暂,以至于他的朋友根本没发觉他离开过,也没注意到在画里采撷虞美人的众多女人中,那个女人颈后的长发已经被绾起。

(火箭熊摘自作家出版社《时间之口》一书)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