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菜与洋葱

 2018/02/02 20:30  尤今 《读者》  (100)    

朋友悻悻然地說:“她当我是包菜,我把自己变成一个洋葱。”

莞尔之余,追问缘由。

朋友余怒未消,滔滔不绝:“才第一次碰面,便打问身世,问我收入、年龄、恋爱史,问我丈夫的职业、住房类型,问我家庭状况、孩子学业、休闲活动、社交活动……问问问!以为我是一棵包菜,剥了一层又一层,剥个精光还不肯罢休。今天又来,才一开口,我便化作一个洋葱,她只剥了一两层,便知难而退。”

击节赞赏。

众人碰上“剥菜能手”往往抱怨不止,却又无计可施。不甘被剥而层层被剥的那种感觉,让人难堪、难过、难忍、难耐。

把自己化成一个洋葱,是最佳对策。

(孤山夜雨摘自《广州日报》2017年11月3日)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