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话说

 2018/01/14 17:18  亦舒 《读者》  (83)    

一位友人说:“在香港,夫妻各有各的工作及应酬,见面的时间并不多。待移民之后,朝夕相对,才发觉没话说。”听到这里,我发表意见:“我的情况比较好。”为避免人家误会,我连忙续了下一句,“我们在香港也无话可说。”

其实没话说不要紧,几十年相伴,总不能日日情话绵绵,讲个不停。有些人诚然谈笑风生,话语玲珑,讨人欢喜,可惜我不是,他也不是。这也不要紧,把生活中的大问题搞妥,家庭一样完整。

多年来,我每日写作三个小时、阅读一个小时、看电视两個小时,又爱午睡,根本抽不出时间同任何人闲谈。有什么正经事,大家坐下来,开会商议,达成共识,松口气,站起来,散会。

生活简单得像一部机器,出纰漏的概率也会变小。当然,你会说:“会不会缺乏情趣?”那就看你追求的是什么了。没话说不要紧,最惨的是乱说话,那才是争执的导火线。

一家三口三台电视,有人看海费兹拉小提琴,有人看迪士尼卡通,有人看香港新闻,没话说,不知多好。

(惠 子摘自东方出版社《随意》一书)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4 + =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