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是宝贝

2018年01月13日 14:22 作者:陈四益 来源:《读者》  

  城墙拆了,剩下的几段残垣成了宝贝,开始花钱整修遗址;四合院所剩无几,保护四合院的呼声骤起;胡同快要没了,北京胡同游成了旅游特色项目。当初多的时候,谁也没把它们看在眼里。“想秦宫汉阙,都做了衰草牛羊野。不恁么渔樵没话说。”——从来如此。

  动物不到濒危,植物不临灭绝,想不到要保护。前些时间新闻报道,由于农药的滥用,一些地方的麻雀也快绝迹。大除“四害”之日,麻雀未曾灭绝,没想到危机竟出现在为它“平反”之后。

  人类的活动,大抵急功近利。保护实在只是破坏的余事。鲁迅有诗:“杀人有将,救人为医。杀了大半,救其孑遗。小補之哉,呜呼噫嘻。”这“将”与“医”的关系,不是也表现在其他方面吗?什么时候才能保护多于破坏——阿弥陀佛。

  (郭红英摘自文化艺术出版社《竹枝图》一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