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泻

 2017/11/08 18:18  冯骥才 《读者》  (82)    

情感是流动的、起伏的、变化无穷的,一如流水,所以我常常画水。

水能充分表达我一时情感的形态。或狂放,或激涌,或轻柔,或婉转,或缠绵与回荡不已。

我不喜欢像古人那样,用线条表现水的状态。线条的语言过于直露与有限。线条直述于波纹,丰富的水感就难以表达。古人画水留下的方法不多。

但古人卻告诉我三条享用不尽的经验。一是白纸即是水,落墨愈多,水就愈少;二是水中的石头是用来表现水的流势的;三是水有源流——有来源,还要有去向。画水即画流水的过程。这里边有自然规律,也有艺术规律。

所谓传统,有规律性的东西,也有既定方法。方法是死的,从中不能再生出新方法;规律是活的,由此能变化出无穷的方式。

我画流水,皆是我法。

(潘光贤摘自《辽沈晚报》2017年8月5日,冯骥才图)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1 +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