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何所有

 2016/08/23 18:19  黎武静 《读者》  (171)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南朝时,陶弘景在诗句里悠然述说人生理想:“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这般怡然风景,这般宁静自得的恬淡情怀。

山,寄藏着无数人的梦想。是啊,山中何事,谁不慕林泉高致,谁不爱溪瀑流云,那一片深浓的绿意诗篇,那一曲悠然婉转的桃源笙歌,遮住了山外熙攘,避过了人来人往,在这青山绿水间,有好梦酝酿、花叶生发。

山中何事?张可久道:“松花酿酒,春水煎茶。”亲手酿一杯酒,亲自煎一盏茶,在小小的日常生活里寻找自我。这不过是生活里的琐碎事情,为何他写出来,却有着诉不尽的诗意氤氲,仿佛眼前的一幅画,那水正滚滚地开着,咕嘟地吐着泡泡,一切正在发生。

山中何事?想起《儒林外史》中的句子:“买只牛儿学种田,且向山中过几年。”愿望虽小,弥足珍贵。平淡的生活,平淡的诗句,刻在记忆里历久弥新。山在那边,梦想永远在别处,距离造就了美。

千篇一律的生活里,我们大概总是要向往远方的远方。因为不在身边,所以有着许多想象的空间,涵养出浪漫的氛围。

那时正当稚龄,第一次登山,山的名字就叫白云山,名不虚传,果然白云绕峰,崖岩峭立,满山酸枣酸酸甜甜的滋味令人难忘。光着脚踩在流水中,细沙温柔,波光粼粼。连在山坡上摔的那个大跟头,都成了顶好玩的童年回忆。

过了几年,和朋友们登山,结果看山的看山、看书的看书、看风景的看风景,七零八落、各自为政,在半山腰就听到先行登顶的人在山顶上潇洒地呼喊。回程时都累蔫了,恍如隔世。

爬山成为一种旅行的游戏,我们去玩、去闹、去放松自我。短暂地脱身,尽情地在路上。

山中何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愿望:“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酸辣白菜摘自《广州日报》2016年5月23日,Tang Yau Hoong图)

 赞  1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