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0日 12:50 作者:蔡澜 来源:《读者》  

  “原来你们会看月色,又能预测天气,真是了不起!”知识分子到了田间,感叹农夫们的本事。

  农夫耸耸肩:没什么了不起的呀。

  所谓学问,学学问问,就学会了嘛。最怕你不愿去学,不肯去问。

  学了问了,就变成知识分子。但是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莫过于以为自己了不起,学会一样东西,听到一个事件,马上就炫耀出来,大声疾呼:我会这个,我会那个。

  真正会的人,却像农夫一样不出声,耸耸肩:没有什么了不起。

  像画画,从素描开始,不停苦练,学会了写实之后,再进入写意,最后完全地抛掉,画出儿童画一样天真的作品。

  像写字,从临碑帖开始,勤摹名家,最后创出自己的字体,这要有很牢的基础才行。

  不单是艺术,做买卖也一样,善于经营的人,都不自夸:我会做生意!

  这等于律师说:我懂得法律!

  律师不懂法律,做什么律师?

  凡是自吹自擂的人,一定自信心不强。最低能的,莫过于有些医生说:“我医好了某某人。”听到这种话,最好别找他。

  也很少听到知识分子说:“我看了这本书,又看了那本书。”

  只见他们发表文章,攻击这个人,批评那个人。懂得一点毛皮,即刻引用。

  自以为是知识分子的人,包袱太大,是假的知识分子。如果要批论,只能说出一个观念的正确与否,专门对付一个人,是没有自信心的表现。

  “原来你会写文章,真是了不起!”有人向我这么说。

  我只是写,每天写,不知道会不会。

  (田宇轩摘自长江文艺出版社《看得开,放得下,才是人生》一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