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味的形式

 2018/11/12 19:48  吴冠中 《读者》  (371)    

有人说,一切艺术都倾向音乐,参照自己长期实践的经验,我认为言之有理。造型艺术的形式、音乐的韵律、戏曲、舞蹈、诗歌……无不依靠对比、均衡、虚实、空灵等抽象因素,因而所谓音乐的,等于抽象的。抽象,或被认为近乎空灵,其实是艺术不可或缺的潜在载体。

“有意味的形式”,这“意味”是什么呢?是情意,是诗意,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感受。如果没有这“意味”,那么形式美就失去了灵魂,变得空洞,虽美,却乏味。因此,我对“一切艺术都倾向音乐”的说法不认同了,而感到一切艺术都倾向于诗,诗比音乐有深一层的内涵,比偏官感的抽象美感更富思想深度,撥人心弦。众技皆求归于艺,诗就在艺之堂奥。

我自己作画,一向探索形式之美,但同时竭力追求意境,这是诗与画的邂逅吧,自己并未分析。只是,有画意时作画,而有时,似有灵犀,怀孕了,却并非形式感,而是一种难以描绘的异种,近乎诗了。我以文字表达这类情思,不知不觉,日积月累,写出了一百几十万字的随笔和散文。常有友人说我这个“名”画家的画他并不完全了了,而对我的文却十分欣赏,认为我的文字胜于我的绘画。

或文或画,一母所生,良知良心一色,见仁见智,当由读者感受。文字的流传比绘画方便快捷,其读者群广大,很可能超过绘画。而作为“双胞胎”的母亲,我希望生下一双才貌双全的完美后裔。

(林冬冬摘自山东画报出版社《画里阴晴》一书,吴冠中图)

 赞  2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8 + =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