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树理折磨年轻人

 2018/07/11 13:30  郝金红 《做人与处世》  (383)    

陈登科写了一篇小说《活人塘》,他自信满满地带着《活人塘》去北京拜访赵树理,请赵树理为自己的作品把脉。在北京文联见到赵树理时,他正在埋头写作。陈登科说明来意后,赵树理从书桌后绕到陈登科面前,拿過手稿,足足看了十来分钟,然后皱了一下眉头说:“稿子你留下,你再留个电话给我,到时候我通知你来取稿。”陈登科很激动,当即留下了联络方式。

陈登科在招待所里一直等赵树理的电话,可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赵树理从未主动联系过陈登科,反倒是陈登科连续跑了赵树理的办公室十来趟,每次赵树理都说:“正在看,那是个长篇,需要时间,你不要着急啊。”到了第十次的时候,赵树理终于拿出了那本手稿,说:“你这部小说好长哦,我足足看了一个月呢。”说完,随便翻了其中的几页,陈登科看到每页上都用红笔做了圈圈点点。赵树理笑着说:“你不要介意我弄脏了你的手稿,其中只是我的一点个人看法,也不一定对,权当参考意见吧。”

赵树理让陈登科跑了十趟取稿的事,在北京市文联不胫而走。一位同事开玩笑地问赵树理:“老赵,你给人改稿子,让人家跑了十趟,这不是折磨人吗?”赵树理说:“你说到点子上了,我就是要‘折磨折磨’他。”同事很惊讶:“你这何必呢?年轻人写点东西不容易呀。”赵树理说:“正是因为他年轻,写文章不容易,我才要让他多跑几趟。你想啊,一个年轻人,写出了一部长篇,肯定有些心高气傲,我让他多跑几趟,他就会想,是不是我的作品还有很多不令人满意的地方呢?这样一思考,他就会谨慎对待自己的作品,不会急于求成,才会在思考中不断完善。”

后来,经赵树理的推荐,陈登科的《活人塘》成功发表。在一次文艺座谈会上,陈登科深有感触地说:“没有赵老师,就没有我的处女作。他让我们跑了十趟办公室,看似‘折磨’,实则是对我的警醒和关爱:写作不要急于求成,多经磨砺,你的作品才有厚度,才会得到读者的认可。”

(编辑/北原)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82 =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