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为绊心不相识

 2018/05/03 20:10  段指 《做人与处世》  (3,772)    

他们的相识颇有几分巧遇。这一天,穷途末路的他由于胃病而晕倒在租住房屋不远的地方,住在不远处的她恰好经过,发现他后,出于好心把他背回了家,请来医生为其诊治,又对其悉心照料,很快就使得他的身體恢复了健康。

她发现他是个识文断字的人,写出来的字尤为漂亮,说起话来也是条理清晰,十分耐听。更让她敬服不已的是,他的见识广,知道的奇闻逸事相当多,她心里平添了几分尊崇。虽然她识字不多,但一直有个想多识字的梦想,身边能有这样的人,这该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呀!这天,吃过晚饭后,她犹豫着向他提出来,能不能跟着他学字。他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哦,这是好事呀,我答应你。”就这样,她更加悉心地照料他的日常起居,而他则在闲暇的时候,教她识文断字。对于他来说,她是他的救命恩人,而现在又成了自己生活的照料者,心里更是增添几分感激;而对于她来说,他是自己的老师,自己有义务照顾好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生活渐渐变得条理化,以往痛苦的记忆渐渐变淡了,他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她的生活由于他的存在,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比以前的单调枯燥,显得那样五彩斑斓。慢慢地,她觉察出他是那么睿智博学,那一颗普通的大脑中,似乎能装得下所有的书,一股特殊的情感在心底悄然升腾起来,渐渐充盈了她的整个胸膛。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她终于下定决心,打算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他,虽然他们之间有29年悬殊年龄,但在爱情面前,这已经变得那么微不足道。听到她火热的话语,他颇有几分惊讶,此时的她正值青春妙龄,而自己已是老朽一个,马上就要步入花甲之年。自从相识以来,他始终都是把她当恩人,虽然接受了她的关心和照顾,但跟她结秦晋之好,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望着她炽热的眼睛,他平生第一次退缩了:“这……这有点不太合适吧,我怕耽误了你。”她不假思索就答道:“我不怕!”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还能说什么呢,只有同意。1930年,他们在邻居的见证下,携手走到了一起。

结婚后,他们的日子过得平淡无奇,他靠着写作换取稿费,而她除了照顾他的日常起居,依然在工厂里干活,如果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许他们会这样一直平淡地生活下去。

1932年10月15日晚,在家中养病的他被涌进来的国民党士兵逮捕。对于这些她一无所知,回到家后没有见到他的影子,她慌了,向邻居们一打听,才知道他被抓走了。他们为什么要抓一个普普通通的他呢?她实在搞不明白。可在看到报纸后,她才搞清楚,原来一块儿生活多日的他竟是另一党派昔日的首领。

他被逮捕后,很快就被送到了南京老虎山模范监狱,经过庭审,被判了有期徒刑13年。她得知消息后,立刻辞掉了工作,只身来到了南京,在监狱附近租住了一间民房,靠做点女红维持生计,以方便照顾他的牢狱生活。第一次在监狱里见到他,她没有说一句埋怨的话,只是静静地把煲好的汤盛在碗里,吹得温度正好送到他手里。他原本是铮铮铁骨的男儿,可在她的柔情面前,迅速坍塌了下来。他说:“对不起,我不该让你跟着吃苦。”她伸出手挡住他的嘴,说:“我心甘情愿。”

正是有了她在背后的默默支持,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够熬过这13年。好在仅仅度过了5年的时光,他就被释放了,一方面是朋友们的争取,就连国外的一些名流都替他求情,另一方面是国家正遭受外敌入侵,就连他所处的监狱也遭到了炸弹袭击,所幸的是他躲在了桌子底下,这才躲过一劫。

走出监狱后,他谢绝了他人的邀请,因为这些邀请都有附加条件,根本不合他的心意。几经辗转,他带着她到了重庆的江津县五举乡石墙村,在那里定居下来。日子过得清贫凄苦,可对于他人寄来的钱财,他一概拒收,理由是“无功不受禄”。他问她:“你觉得苦吗?”她回答:“有你在,不苦。”他笑了,转瞬间眼里蓄满了泪,没想到在如此颓唐的老境,竟然能得到一知心人,实乃幸之。

由于日子过得太过清苦,他身体上老毛病又犯了。1942年5月27日,贫病交加的他在江津去世,独留下她一个人过活。临终的时候,他留给他唯一一句遗言:“望今后一切自主,生活务求自立。”她听进了心里,也践行了这句话,只不过在7年之后,她也因病离开了人世。他叫陈独秀,她叫潘兰珍,她是他的第三任妻子,正是由于她,才温暖了他孤独凄苦的老境。

李白有这样一句诗:“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但对于潘兰珍来说,从一开始的相识,乃至后来偏居乡下,她都没有后悔过,一直到永远。

(编辑/张金余)

 赞  1
, ,

共一个关于 “莫为绊心不相识” 的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5 =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