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欲望的局限

2017年12月28日 15:45 作者:张勇 来源:《做人与处世》  

  人生的痛苦从哪儿来?是因为我们所欲无限,而我们所能有限。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曾把人类的欲望分为五个层次:基本生活的需要、安全的需要、道德上的需要、被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佛家经典《大智度论》中说:“生死根本,欲为第一。”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欲望,食欲、性欲、支配欲、控制欲、占有欲,欲望多多,由此带来痛苦和烦恼。凡人无论如何是摆脱不了欲望的,如果没了欲望,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欲望也是促使人向前的动力。生命无非就是欲望,否定了欲望也就否定了生命。

  许多哲学家认为欲望是一个坏东西,理由有二,一是说它虚幻。叔本华说:“欲望不满足就痛苦,满足就无聊,人生如同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摆动。”萨特说得更直接:“人是一堆无用的欲望。”二是说它恶,是人间一切坏事的根源,导致犯罪和战争。据说释迦牟尼为找到人类痛苦的根源,出家修行,坐在菩提树下冥思苦想坐禅6年,终于想到了解除人类苦难的办法:无欲。由此创立了佛教。战国时的思想家韩非子,对人的欲望也有着深刻的认识并提出警示: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

  人有欲望无可厚非,区别在于“贤者能节之,不使过度;愚者纵之,多至失所”。欲望有良莠之分、正邪之别。积极合理的欲望,是進取之基、动力之源,而负面非分的欲望,是健康之害、人生之祸。正如老子所说:“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名利本是一个客观存在,人追逐之无可厚非,但不能过度。倘若整天想着争名夺利,那就会把心搞得很累。钱财是生活的必要条件,但钱是自己的劳动所得,不能是不义之财。如果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捞,那就使自己走上了绝路。

  钱德苍在《解人颐》一书中对“欲望”作了入木三分的描述:“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买到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槽头扣了骡和马,叹无官职被人欺。县丞主簿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做了皇帝求仙术,更想登天跨鹤飞。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梦西。”由此可见,人心不足蛇吞象,不是空言。人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就会成为欲望的奴隶,最终丧失自我,被自己的欲望毁掉。

  当年,美国一家雪山探险队准备公开选拔一批探险队员,好多雪山爱好者蜂拥而至。探险队长马克对前来面试的雪山爱好者进行了极为严格的体能测试,测试结束后,马克对测试合格的15名雪山爱好者进行了最后一项测试——心灵测试。马克分别让工作人员把候选人单独带进一个房间,然后马克问道:“小伙子,现在假如在你面前的是珠穆朗玛峰,可是在你前面不远处还有一个队员,这意味他将比你先登上珠穆朗玛峰,而你只能是队员中的第二个,这时候你会怎么办?”第一个候选人说道:“不就是几步路吗?我会加快速度超过他,成为第一个登上去的人。”马克听了摇摇头说道:“年轻人,你不适合做雪山探险员。”15个雪山爱好者,有14个人的答案是想成为第一个登上珠峰的人。最后一个年轻人,身体并没有前面那些队员那样强壮,可是他的答案是:“没什么,就让他做第一吧,我做第二。”马克问道:“为什么?”年轻人说道:“我不想争论谁是第一,谁是第二,我只想登上雪山。不管我是第几名,我只要能把我的双脚踏上雪山就可以了,这就是我的目标。”马克兴奋地说道:“祝贺你,你肯定能从雪山上回来,你是我们这一次唯一录取的新队员。”其他人不解地看着马克,马克说:“我和雪山打了一辈子的交道,雪山不是闹市,不是平原,是零下几十摄氏度的地方,那里空气十分稀薄,在那儿喘一口气都十分困难,脚下是随时可以致人于死地的陷阱。如果你想超过前面的人,那么势必会加快速度,这样你肯定会缺乏氧气,那么你马上就会因为空气稀薄而窒息,在又冷又滑的冰川上倒下去。”马克一脸悲伤地说:“其实我们好多的雪山探险员,并不是体力不够,或者是技术出现问题,而是因为内心那一点点的欲望,所以才永远留在了雪山上。一个人的内心有了欲望,那么他的脚下就会布满陷阱。在雪山,只有那些内心坦荡、不计较名利得失的人才会登上雪山,并最终安全回来。”

  在人的五脏六腑中,唯一不会得癌症的器官,就是心脏。为什么心脏不得癌呢?医生说,那是因为心脏的心肌细胞不会分裂,不会再生,所以也就不会长出肿瘤来。人的心肌细胞不会分裂、不会再生,但人心灵的欲望却极易分裂和再生。有了钱,却想“分裂”“再生”出更多的钱;有了利,却想“分裂”“再生”出更多的利;有了权,却想“分裂”“再生”出更多的权……永无休止,永不满足,结果生出各种各样的肿瘤。

  人生可以积极,可以进取,但一定不要过分地紧抓住自己的欲望,要松弛一些,对自己的欲望要时时有所审视,不当欲望的奴隶,摆脱欲望的局限。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