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追求的是她的人品

 2017/12/19 14:48  杨兴文 《做人与处世》  (144)    

“袁震之的身体过分糟糕,可能无法生育孩子。”吴春晗追求袁震之遭到母亲反对。吴春晗是西南联合大学歷史系教授,他对母亲进行安慰:“尽管袁震之身体有病,不过她的人品、学识熠熠生辉。我喜欢和追求的是她的人品和学识。”

吴春晗是浙江义乌人,凭借文史、英语满分的成绩,进入清华大学历史系;袁震之是湖北光化人,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也考入清华大学史学系,很快发表了好几篇文章,成为赫赫有名的才女。袁震之才貌双全,是清华大学的校花,有很多人追求她。袁震之对文学、史学都有研究,身染肺病卧病在床的时候,还坚持写作,向吴春晗担任编委的校刊投稿。吴春晗读她写的文章,觉得她非常有才华,很想见见她。一个下午,吴春晗来到她的宿舍,终于见到名副其实的才女。袁震之优雅的气质、从容的谈吐,给吴春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吴春晗经常会利用课余时间去宿舍看望她。吴春晗研究明史,袁震之研究宋史,每次见面两人都会切磋学识。随着深入的交流,吴春晗把袁震之当成红颜知己,在自己写出新作品时,会迫不及待地送给她看。

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吴春晗留校担任历史系教员,并给研究生上明史课。袁震之毕业后,搬到养蜂夹道胡同的肺病医院。袁震之还查出患有骨结核,医生用石膏壳将她固定在病床上,饮食起居不能自理。从此,吴春晗开始默默地照料他敬佩的才女。

袁震之被固定在较高的病床上,每天吴春晗都去看望她,帮助她处理需要解决的问题。吴春晗习惯站在床前聊天,看到他站着费力,袁震之打趣道:“你坐着和我交谈,难道怕我俯视你?”吴春晗幽默地回:“你不是主张男女平等?我只有站着才能和你平等相处。”吴春晗从80元的月薪中,每月拿出40元接济袁震之,在遭到拒绝后,只好让她的姐姐袁溥之抄写《李朝实录》,以40元作为报酬。袁震之的堂妹也来到北京,吴春晗介绍她到北京交通大学当图书管理员,每月有60元的工资,可以维持袁震之的医药费和三人的生活开支。

得到吴春晗悉心照料,袁震之逐渐对他产生感情,只是她病情严重,不想拖累人。在吴春晗表达爱慕时,袁震之果断拒绝,怕耽误他的前途。哪怕遭到拒绝,吴春晗依然心无旁骛,当他再次表白时,袁震之还是顾虑重重:“我已经无药可救,你好自为之。”“我的好自为之,就是来医院陪伴你,竭力把你的病治好。”吴春晗真诚的表态,让袁震之深受感动,只能接受他对自己真挚的爱情。两人恋爱的消息迅速在清华大学传开来,许多学生觉得匪夷所思,前途无量的学术明星,为什么会看中一个病人?

听说儿子找的姑娘瘫痪在床,吴母无法接受,马上请人写信到清华大学,坚决反对吴春晗和袁震之继续交往,要求他们赶快断绝关系。收到母亲的来信,吴春晗立即回信,极力称赞袁震之的人品和学识,希望母亲放心。弟弟吴春曦也不赞成哥哥的选择,在自己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只能邀请哥哥的朋友罗尔纲出面劝告。吴春晗生病住院时,罗尔纲去医院劝说,吴春晗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沉默不语。看到他冷冰冰的表情,罗尔纲生气地责备:“你就不顾母亲的伤心吗?”听着罗尔纲的指责,吴春晗立刻睁开眼睛,解释:“我和你的情况完全不同,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难处,追求你的那个姑娘没有病,我喜欢的袁震之有重病。你可以听从母亲的安排,我不能服从母亲的命令。”

在两人热恋的时候,日本侵华,清华大学被迫迁往昆明,与另外两所高校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吴春晗要去昆明教书,他很想带着女朋友同行,可惜袁震之不能行走,途中异常艰难。袁震之不想拖累他,毅然决定自己暂时留在北京。“虽然我去云南后和你相隔万里,可是我绝对不会忘记你,也保证不会移情别恋。”和袁震之告别的时刻,吴春晗含情脉脉地承诺,“你要充满信心,努力战胜病魔,争取早日康复,只要你能下地行走,我就马上回来接你到昆明去。”“你放心地去,到昆明安心工作。如果我能下地行走,就会来到你的身边。”在袁震之的安慰下,吴春晗依依不舍地起程。到昆明后他每月都给袁震之寄钱,给她写信。接到吴春晗的来信,袁震之会尽快给他回复,在信件中他们彼此鼓励,增加在逆境中奋斗的勇气。

积极的治疗和吴春晗炽热的鼓舞,让袁震之对生活充满信心,病情开始好转,可以从病床上下地行走。在两个堂妹的护送下,袁震之从北京到天津乘船到越南海防,吴晗从昆明赶到海防接她,看见袁震之站立在码头上,他顿时无比惊喜。面临着日本的魔爪,吴母带着两个女儿离开家乡,前往昆明投靠长子吴春晗。袁震之三姐妹在吴春晗家住宿,看到她步履艰难,吴母异常吃惊,私下劝告儿子要理性对待终身大事。对于自己的爱情,吴春晗态度坚决,仍旧耐心护理女友。吴母又对长子说:“只要你答应不与她结婚,我就可以把家乡的房屋、田地全部变卖为她治病,替你尽心。”“人的精神是不能用金钱换取的,我们相爱是由于互相不可缺少,我不能没有她,她不能没有我。同生共死的感情,是黄金买不到的。不管袁震之是否愿意结婚,我都要照顾她,否则我就是不义之人。”听到儿子的肺腑之言,母亲只能勉强同意他的决定。

得到吴春晗的精心护理,袁震之的病情恢复得很快,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在袁震之康复后,吴春晗和她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两个患难的人终成佳偶。清华大学迁回原址,吴春晗带着袁震之回到北京,继续在清华大学任教,并担任历史系主任、文学院院长。即使担任领导职务,吴春晗对夫人的感情依然如故,袁震之也尽力在学术上帮助他,两人在家里推敲文章的情景严肃而又亲密。在妻子的帮助下,吴春晗陆续出版多部著作,袁震之对他的作品,用去很大的功夫,他曾经对别人坦承:“我的每篇文章,都有袁震之的心血。”

吴春晗无微不至的照顾,令袁震之的身体逐渐恢复健康,从而给他带来帮助。袁震之全力以赴的支持,让吴春晗在上班之余,写出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成为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文学家。良好的人品会赢得真爱,虔诚的真爱有无限力量,能够促使病症痊愈,可以催促才华爆发。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5 −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