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孝女十九岁

2017年12月18日 8:48 作者:佟才录 来源:《做人与处世》  

  她才19岁,却满头白发。她一边上大学,一边打工,一边照顾植物人母亲。她,就是郑州师范大学大一学生底惠敏,人们都称她为“白发孝女”。

  那年,底惠敏在兰考县一中读高三,因暑期要补课,就打电话让母亲张榜将她的一些书送到学校。张榜接到女儿电话后,就骑着电动车往县城赶,路上,她突发脑溢血,不省人事。

  经医生检查,张榜脑部大面积出血,医生说即使救活也是植物人,需要伺候一辈子。底惠敏说:“无论妈妈以后什么样子,我们都要救母亲!”手术后,母亲虽然没有成为植物人,却全身瘫痪。为了给母亲治病,家里花费了10多万元,最后实在拿不出医疗费了,才把母亲接回了家。自母亲出事后,底惠敏一头乌黑的秀发在半年间几乎全变白了,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结果高考仅考了502分,幸运地被郑州师范学院录取。

  底惠敏的弟弟在兰考县一中读高一。为了供姐弟俩上学,父亲既要种田又要出门打工。可是,底惠敏要去郑州上大学、弟弟在县城读书,谁来照顾母亲呢?最后,底惠敏决定带母亲一起去郑州。开学前夕,底惠敏在郑州市北部的杓袁村租了一间房子,房间只有6平方米,一张大床和一个用砖堆起的小床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母亲睡在大床上,底惠敏住在小床上。

  每天放學,底惠敏就骑着一辆二手自行车急匆匆地往家赶。一进门,底惠敏看到母亲在看自己,便高兴地亲了亲母亲的额头说:“娘,俺换过床单后,马上给你做好吃的。”然后,底惠敏开始给母亲换床单,搬不动母亲,她就跪在床边先将母亲侧身抱起,再将已湿透的纸尿裤和床单换下来。之后,她又给母亲擦身、清洗、按摩……母亲长时间卧床,身体萎缩得厉害,手越攥越紧,指头间经常磨出血。为了能把母亲的手指分开,底惠敏就用卫生纸把母亲的每个手指缠几圈。

  忙完卫生,底惠敏开始给母亲做饭。她先将凉馒头搓成颗粒状,又摸出一个小番茄,切成小块。番茄下锅炒,然后将馒头末和着搅拌好的鸡蛋一起倒进锅里。焖上大约10分钟,给妈妈做的“佳肴”就出锅了。说是佳肴,是因为家庭困难,这样的饭她每隔两天才能给母亲做一顿。而平时,她只能将馒头末加上白开水,再放点白糖,搅成糊状喂给母亲吃。底惠敏给母亲喂饭时,都会先把饭含在自己嘴里咀嚼,确认没有大疙瘩时,才将饭吐到勺子里喂给母亲。喂完母亲后,底惠敏开始吃饭。底惠敏的晚饭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她拿出一个馒头,掰开后蘸着芝麻盐吃。

  吃完饭,底惠敏开始整理被褥和床单,然后再写作业。作业是在床上完成的,因为这样她可以看到母亲的一举一动。虽然每天要照顾母亲,但她的成绩从未落下,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除了学习,底惠敏每个周末都要出去做兼职,她找了一份推销火锅底料的工作。每个周六的早上7点,底惠敏都要赶到刘庄粮油批发市场,用火锅底料先把丸子煮好,然后再把这些冒着热气,有着诱人气味的丸子端给路人品尝。如果一天能卖出20袋,她就能拿到120元的提成。但大多数时候,虽然她嗓子喊哑,每天却只能拿到80元。底惠敏把打工挣的钱都用来改善母亲的伙食。

  虽然每天生活既忙碌又艰辛,但底惠敏从不抱怨命运不公,脸上依旧阳光灿烂。她说:“每天回到家都能看到娘,就觉得温暖;每日能和娘在一起,就觉得幸福!”生命因为坚强而美丽,而美丽因为爱而永恒。底惠敏,犹如苦难中盛开的一朵倔强的花,绽放出别样的美丽。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