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2017年12月07日 12:05 作者:鲁先圣 来源:《做人与处世》  

  每一次参观文物的时候,沧桑感总萦绕心头。我的故乡有一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武氏墓群石刻”,始建于东汉桓灵时期,全石结构。石刻画像内容丰富、雕制精巧,建筑气派宏大,是我国保存最为完整的东汉石刻艺术珍品。石刻坐落于县城南20公里的武翟山村,当年武氏一族几代人在朝中担任侍郎之职,足见当年武氏一族的煊赫。可是现在到村中寻访,却早已经没有一个武氏后人了。当地的人没有谁知道,文献中也没有任何记载,武氏一族是迁移去了什么地方,还是余脉断绝了。

  可以看出,当年几代担任朝中高官的武氏家族,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历经几十年制作这些画像埋在墓室之中,是为了让富贵的生活永世流传,让后代铭记先辈的辉煌。但是,历史却没有像武氏族人的愿望那样发展,武氏先人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他们的墓地上,连一个供奉香火的后人都没有了。

  在我们的村西头,就是著名的孔子72贤之一的冉子祠和冉子墓,祠前的两棵古柏树十人才能合抱,传说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既然祠堂和墓地都建在这里,保存又这样完好,这里就一定是冉子的故里,他的族人也一定生活在这里。可是,在故乡方圆几十里内,没有一家姓冉的。想象当年,冉家不远百里送孩子去孔子那里读书,家族就一定是殷实的富贵之家。冉子又因为成为孔子的高徒,在此设坛授学,书香绵延,冉家是何等的荣耀和辉煌啊。可是今天,面对这一处仅仅作为历史文物存在的古迹,想象着消失隐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冉氏家族,不免让人唏嘘。

  我还看到过这样一段文字,介绍的是山西榆次的常家庄园。康乾年间,常家的七世祖常进全开始经商,八世祖常威率九世万已、万达,从事商业活动,赢利颇丰,逐渐使常氏成为晋中望族,开始大规模地营造住宅大院。常万已在车辆村建“南祠堂”,立“世荣堂”,以村西南为轴心,向东、南发展;常万达在村北建“北祠堂”,立“世和堂”,由东向西毗连修建,成一条新街,俗称“后街”。经过200余年的修筑,常氏整整建起了南北、东西两条大街,街两侧深宅大院,鳞次栉比,楼台亭阁,相映成辉,雕梁画栋,蔚为壮观,共占地100余亩,楼房40余幢,房屋1500余间,使原先4个自然村连成了一片。有谚曰:“乔家一个院,常家二条街。”常氏宅院的建设规模当时称为三晋民居建筑之首。可是,就是这样辉煌宏大的建筑群,而且距今仅仅100多年的历史,当年人丁繁盛的常家,竟然也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中了。

  因为风云20世纪初的浪漫诗人徐志摩是在济南西郊的荒山上坐飞机撞死的,所以,每到他的忌日,济南的媒体总是发表一些怀念诗人的文章。想象当年,徐志摩那首《再别康桥》是如何的风靡文坛,徐志摩陪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泰戈尔周游各地是何等的风光,他那些浪漫的爱情又倾倒了多少文学少女?可是今天,徐志摩的后人中,不要說写诗,就是连说中国话的人都没有了,他们都生活在美国,都成了不会说中国话,更不认识中国字的美国人了。

  面对这一个个曾经在历史上辉煌无比的人物和家族,我想起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谚语,也想起孟子说的“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小人之泽,亦五世而斩”的断语。圣人的话和百姓的谚语,其实说的是一个意思。不论多么有本事的人,不论到达了多么高的权位,不论挣下了多么大的家业,也不论拥有了多么煊赫的名声,想千秋万代传下去都是枉然,因为,历史过不了多久就会重新洗牌,重新安排生活的次序。

  想到这些,就不免为今天生活中那些千方百计贪污受贿,千方百计买房置地,想着让家业永远流传下去的人悲哀。也因此想提醒那些因为暂时的穷困和逆境而丧失斗志、心灰意冷的人,不要屈服于暂时的困境,也不要怀疑历史的公正,因为,下一个机会,也许就是你的了。

  (编辑/张金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