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成半吊子很危险

 2017/11/23 9:07  马德 《做人与处世》  (379)    

解决一件挠头的事,最有效的方法,不是睡一个晚上,也不是远走千里万里,而是遇上另一件更挠头的事。

为什么说人要活经历呢?经历带来的最大财富,就是能遇事不当事。或者说,遇事不怕事了。

一个人在江湖闯荡数十载,最大的收获,也不过是有了这样的底气和豪气。

也许有人会说,你经历得再多,事不是还摆在那里吗?没有解决啊。

问题是,摆着和摆着不一样。有的人为此已惆怅至百转千回,有的人却稳坐中军帐泰然若素。也就是说,活着的质量不一样。

其实,只要生活在继续,前面总会有事的。到了解决的时候,自然就解决了。急,是没有用的。

而这一切,也只有把自己活成一本传记才会明白。

这个世界有一见钟情,也有一眼看扁。什么意思呢?就是别人跟你接触一次,你就被人家看透了看穿了。一说话不着调,一做事不靠谱。从此,便再难被尊重。

所以,把自己整得深沉一点还是很有必要的。是的,你要是半吊子,谁也瞧不起你。哪怕是自己的爹娘,也会恨铁不成钢,会狠狠地来句:唉,怎就生了这么个半吊子!

如果你开朗活泼,没关系,但要在懂你的人那里去疯。否则,就要矜持一点,甚至还要足够严肃。至少,要在世俗的人那里,或者在世俗的眼光里,整得威严一些。这样,他看不透你,拿捏不准,也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

你要活成什么樣的人,首先要看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在奸诈的尘世,你要是没点吊诡,你都没法混。

随心已是困难重重,率性更是十分危险。

这样说,也不是教你诡诈或两面三刀,而是你要学会在透明的人那里澄澈一点,在污浊的人那里机灵一点,从而不给他人以污损自己的机会。

痛苦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均等的。权贵有权贵的烦恼,穷人有穷人的难受,只是内容和方式不一样罢了。

有个富人痛苦得不得了,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欲望在作祟。于是,他找到一个穷人,说,你无欲无求的,应该没什么烦恼吧。哪料,穷人眉头紧锁,说:你不知道,我已经好长时间睡不好觉了。

富人一愣:难道是因为没钱?不是。穷人说,村里有个傻子,每到半宿就往院子里扔砖头,我都痛苦得不知道怎么办了。

富人又去问另一个农夫,说,你该没什么烦恼吧。农夫说,怎么没有?春天,邻居耕地的时候,占了我家一犁的田,都半年了,我想把这失去的一犁地要回来,却不知道怎么办,好多时候,都有打一架的冲动。

据说富人是乐呵呵离开的。人世间的痛苦,好多都是在比较中放下的。放下的人也不是没痛苦了,而是在平衡之后轻松了。

中国人当中能人很多,尤其是在权谋方面。

他们上位的方式很独特,往往是通过挤对别人,来成就自我。在具体做法上,不是我要做得比你好,而是我要做得比你狠。所以,皇皇一部历史,就成了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交锋的历史。

所有的心得都是心机,所有的光明正大都埋伏着暗度陈仓。总之,不是来厚道的,而是来厚黑的。于是,有心眼的打败了无城府的,有良心的输给了没人性的。

要命的是,这样的权谋史,也祸害了中国文化。中国文化一定程度上的扭曲和乖戾,就是源于人心的狡诈和不可捉摸。我们不自信,就是因为我们从来信不过别人。

这个民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我们要改变的实在太多。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2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