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短裙的义肢女孩

2017年11月22日 13:49 作者:梁水源 来源:《做人与处世》  

  她有一头齐耳短发,走路很快,短裙下蓝色的金属义肢随着惯性向前甩动;她是一个阳光女孩,学习成绩优异;她是一个豁达开朗的女孩,在健身房里正能量爆棚。在校园里,所有人都为这個小姑娘点赞。她就是西南政法大学的谢仁慈。

  这个来自贵州的90后苗族姑娘永远记得,2001年3月21日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她穿着裙子、红色小皮鞋,跟着母亲出去玩,不承想悲剧发生了。走到一家诊所门口,当她看见医生给人打针时被吓坏了,扭头就跑,伴随着剧烈的刹车声、母亲的惊叫声,这个刚上幼儿园的小女孩,被大巴车卷入车底。母亲为了救她,也被车撞了。这场车祸,母亲失去了左腿,她失去了右腿。

  母女俩在医院熬了3个月,母亲住6楼,她住5楼。爱穿高跟鞋的母亲总是做噩梦,惊醒后大哭,想跳楼。她知道母亲难过,每天早上打完针后,自己就搬着小板凳,左腿着地,用双手撑着,一步一步磕磕碰碰地挪到6楼,去找妈妈。一天夜里,母亲看着她趴在床边,特别乖,就暗下决心,要用所有的时间陪孩子长大。出院后,母亲开始教她读拼音学汉字,每天让她背乘法口诀,背不出来就挨罚。为了就读普通学校,母亲四处求人,拄着拐杖,一天问一个学校,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位校长被打动答应收下谢仁慈,母亲专门把家安在了学校附近。

  上学时,谢仁慈就感觉到了自己的不一样,用厚重的外壳把自己包裹起来。二年级时,她和院子里的小朋友玩追赶游戏,跑太快了,义肢飞了出去,所有的小朋友都吓得哇哇大哭,一哄而散。有一次,有个男孩骂她是“瘸子”,她直接和男孩在菜地里打了一架,尽管对方咬了她的手,她还是把男孩打出了鼻血。高二那年,她当了班长,班上的同学们都在准备校园舞会,她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书,没有人问她跳不跳,同学们都觉得她不能跳,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能跳,她哭了。

  十几年的时光里,谢仁慈从没穿过短裙,总是用长裤把假肢包裹在暗处。那时候,她很在意别人的眼光,处处小心翼翼,生怕义肢脱落,自尊跟着一起被摔碎。情绪反复挣扎时,她疯狂读书,周国平、余秋雨、卢梭、萨特都看。离高考只有一年时间,模拟考试成绩只有400多分,她有了紧迫感。高三那年,她每天早上7点到学校学英语,中午在桌子上趴着休息一会儿就起来看书,晚上11点学校熄灯了才回家。高考时,她意外考了627分,如愿考上心仪的学校。

  高考结束后,她一个人从贵州出发,经过云南,进入西藏,一路上,住青旅,搭顺风车,见了很多人,渐渐打开了自己的心扉,这个压抑多年的女孩尝试晒自己的照片。进入大学后,她自称“想得开大仙”,开始结交朋友,又去了一次新疆和西藏,也认识了男朋友高琪蕰。她逐渐变得自信和自知,一天,高琪蕰要从美国回来看她,她在购物商场穿着义肢试裤子,左腿粗右腿细,售货员一直偷偷地打量她,那种小心翼翼、欲言又止的目光刺痛了她。藏来藏去还是被发现,她回到酒店就把义肢外包装给撕了,只留下金属的躯干,裤子的右裤腿儿也剪了,坦坦荡荡出门约会去了。

  撕掉义肢包装后,谢仁慈成了“阳光下的残障人士”。她享受到了残障人士应有的权利,不再担心特殊座位被一个玩手机的年轻人坐着,进残疾人卫生间也变得理直气壮。谈及未来,谢仁慈眼里放着光,她想把自己的故事拍成纪录片,做成宣传册,给小朋友看,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残疾人也是很可爱的,不要把他们划分成“别人”,要把“他们”看成“我们”。

  如今,在校园里人们常常可以看到,谢仁慈戴着高琪蕰亲手为她做的义肢,在动感单车上飞驰,一边听音乐,一边甩动头发,同学们都对她竖起大拇指。她说:“生命太短,一分钟都不能留给那些让你不快的人和事。宠辱不惊,积极向上快乐地生活着,生命才有意义。”当心中有了太阳,生命就有了希望和春天,世界也变得姹紫嫣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