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道歉的勇气

2017年11月10日 11:06 作者:张勇 来源:《做人与处世》  

  道歉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要两片嘴唇一碰:“对不起,我错了。”道歉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是因为它关系到人的面子,尤其是在众人面或在自己的下属、学生面前认错,岂不是无地自容?

  经营亚都饭店获得中外一致好评的严长寿先生,被聘请到台北圆山饭店担任总经理时,原本意气风发,很想有一番作为,但不久之后就递上辞呈,因为工作人员无法改掉威权时代的习气,“死不认错”,配合困难,严先生眼见无法改进,只得拂袖而去。道歉需要勇气,能直面自己的错误或过失,承认并真诚的致以歉意,绝对是勇者的表现。如果做不到,那就是人不自救,无药可救。

  三世纪前统一全印度的阿育王向小沙弥赔罪,自古以来,没有人耻笑阿育王以九五之尊道歉,反而同声赞美他“勇于认错”的美德。所以,认错不但不会自掉身价,反而能赢得更多的尊重。只可惜很多人不明白其中的奥妙,行事强横,不肯低头,最后自己成了最大的输家。

  蒋百里为保定军校校长之初,向师生许诺:“如不称职,当自杀以明责任。”对于这样的承诺,没几人会往心里去,说说而已,况且称职不称职也是不容易界定的。后来,蒋百里与当局关系弄得异常紧张,当局便在经费上刁难蒋百里,眼看着学校难以为继,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蒋百里说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校长的责任,一边大声向师生道歉,一边拔出枪来朝自己的胸部开了一枪,幸亏抢救及时,否则真的没命了。道歉至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1924年,有个自称是鲁迅学生的人,叫杨树达,找到鲁迅。鲁迅一听是自己的学生,从书房里走出来热情接待。说实话鲁迅学生众多,想了好久对这个学生也没印象,但是出于礼貌,鲁迅和这个人聊了一会儿。鲁迅发现越聊越混乱,这个杨树达竟然说鲁迅欠他的钱,弄得鲁迅直发懵,问答更不在一个频道上,鲁迅开始怀疑这个人并不是他的学生,而是文坛上对手找人来捣乱的。送走这个人后,鲁迅越想越生气,气愤之余,鲁迅写了一篇《记“杨树达”君的袭来》,完整记录了杨树达前来拜访的交谈细节。他在文章的最后写出自己的猜测:“这疯子又是假的,而装这假疯子的又是青年的学生。”发表在《语丝》上。前来拜访鲁迅的学生,看过鲁迅这篇文章后,就和鲁迅讲:“老师,这个前来拜访您的杨树达,的确是您的学生,只是老师学生众多,所以不记得了,杨树达因为家庭变故,精神上出了点问题,所以才会显得行为诡异。”鲁迅听完大惊,不住地懊悔,于是他连夜写了《关于杨君袭来事件的辨正》,又给主编孙伏园写了一封信,一起发表在《语丝》上,向自己之前的猜疑行为和杨树达本人道歉。在给孙伏园的信中,鲁迅再次强调自己“太易于猜疑,太易于愤怒”,对于楊树达的情形,“我还可以不赶紧来消除我那对于他的误解吗?”,认为“我前天交出的那一点辨正,似乎不够”,希望《语丝》周刊把两篇一起发,责任由他负担。信件最后,鲁迅说“由我造出来的酸酒,当然应该由我来喝干。”以示歉意。鲁迅的道歉无疑是一次自省和自我批评。

  钱学森当年留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时,一天,钱学森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的一项研究获得了成功,当他将结果告诉导师冯·卡门时,冯·卡门听了很久都没明白,于是不耐烦地打断钱学森:“这不可能,一定是你弄错了。”钱学森的内心非常郁闷。正在钱学森苦苦思考该以何种方式让老师改变态度时,冯·卡门敲门了,他向钱学森深深鞠了一躬,满脸歉意地说:“我思考了一个晚上,觉得你的科研成果是正确的。我向你道歉。”有人对冯·卡门的道歉之举不以为然,认为钱学森毕竟是他的学生,老师没有必要向学生道歉。冯·卡却说:“我是在向真理与科学鞠躬,这是一个科学家最起码的道德。”

  种种道歉“事件”,虽时代不同,中外有别,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发生在大人物身上,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的道歉都无比真诚,这是有分量的道歉,非勇者难为也。撒切尔夫人是名副其实的大人物了,有一次她外出散步,遇到一位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带着一把很旧的吉他,独自站在路边。看到有人过来,小女孩犹豫一下,有些紧张地说:“您好,夫人!可以听我唱首歌吗?”撒切尔夫人微笑着说:“当然可以!”小女孩轻轻弹起吉他,认真地唱了一首儿歌。她的歌声刚落,撒切尔夫人就鼓起掌来,然后轻声问她:“亲爱的小宝贝,告诉我,为什么要站在这儿唱歌?”女孩羞红了脸说:“周末那天,我就要满8岁了。我们家刚从外地搬来,我在这儿没什么朋友,所以,想得到陌生人的祝福。”撒切尔夫人点了点头说:“好,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到时候我一定送你一份礼物。”说着,撒切尔夫人就让陪同的工作人员,记下了小女孩家的地址。转眼间,周末到了,因为有外国元首突然来访,撒切尔夫人一直忙得不可开交,等到她想起要送小女孩礼物的事情,已经是两天之后了。“糟了,这可怎么办?那孩子该有多失望!”撒切尔夫人十分自责,为此她对身边的人说:“我们成年人更应该树立诚实守信的榜样。我没有任何理由,可让一个孩子失望。”说完,撒切尔夫人自掏腰包,让工作人员帮忙去买一把崭新的吉他,连同一封表示道歉的信,一起送到小女孩的家中。得知这是撒切尔夫人送来的礼物,原本因为没等到那位和蔼的阿姨,一直非常失望的小女孩,立刻变得高兴起来。她拿起笔来,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一句话:“谢谢夫人,我原谅您了!”不久,撒切尔夫人的女儿也要过生日了,她特意邀请了小女孩来参加他们的家庭生日聚会。

  最有分量的道歉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是危机公关,更不是针对社会舆论的一种行为策略,而是在见证良知的勇敢,看你有没有正视自己过失的勇气。心灵的步履能走多远,人的歉意也就走多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