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来自中国的“非洲妈妈”

2017年10月12日 8:37 作者:计玉兰 来源:《做人与处世》  

  廖佳韬今年刚满20岁,是温州医科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她长相甜美,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是医生,从小耳濡目染父母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精神在她心里深深扎了根。高考时廖佳韬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医科大学。高中时,她组织同学为山区的孩子筹集衣物和学习用品。随着年龄的增长,善心的幼苗在廖佳韬心中逐渐生长。

  2016年上半学期的一天,廖佳韬在网上看到一组贫穷国家孩子的生活图片,他们个个骨瘦如柴,衣不蔽体,眼神无助。连续几天,孩子们的形象一直在廖佳韬脑海里浮现,挥之不去。她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有一种想去看他们的冲动。

  满怀心事的廖佳韬找到高中同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高中同学也谈起自己在国外做义工的经历,并告诉廖佳韬那些无助的人们渴望得到帮助,对别人付出友爱是一种美妙的感受。高中同学的一席话让廖佳韬下定决心去国外做义工。于是她上网查阅资料,接洽到一些国际志愿者组织,并联系上一个雷励国际的志愿者项目,申请成为坦桑尼亚志愿者的一名队员。

  收到消息后,她开始查阅资料,把甲肝、乙肝、黄热等疫苗打了个遍,服用了一个月的防霍乱药物。偷偷办理各项签证,准备“先斩后奏”。一天,廖佳韬趁父母高兴,说出自己的想法。不出所料,父母惊讶她的决定。“做义工不一定要去坦桑尼亚,那些地方战乱不断、疾病成灾,实在让人不放心。我们可以捐钱给他们,这也是在献爱心。”尽管父母劝说了很多,但廖佳韬不为所动。幸好廖佳韬的父母都是开明的人,他们知道女儿有自己的想法,劝说不行只能同意。

  2016年7月的一天,廖佳韬从上海出发,经过长达20个小时的飞行后,她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国度。坦桑尼亚位于赤道上的东非国家,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廖佳韬做义工的孤儿院里有47个3岁到13岁的孩子。4间没有门窗、屋顶的钢棚子的房屋,几张老旧的桌椅,这些便是孤儿院全部家当。没有自来水、没有电灯,他们只能借助照进教室里的自然光来上课;他们没有足够的学习文具,轮流使用两三块橡皮。一年到头,孩子们身上的衣服没一件像样的,破洞隨处可见。

  做义工期间,廖佳韬每天7点多起床,从志愿者基地出发,步行半个小时到公交站,在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颠簸半小时,再步行半小时才能到达位于半山腰的孤儿院。一天的工作后,下午4点左右原路返回。廖佳韬在孤儿院的主要工作就是陪伴这些孩子,教他们英语、物理、体育。她总是把自己当成这些孩子的妈妈,竭尽全力去保护他们,教导他们。

  廖佳韬常常抱着三四岁的小孩子,给他们擦鼻涕、讲故事,还时不时地亲吻他们,就像一个慈爱的妈妈。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喜欢让这个年轻的中国妈妈抱抱。可细心的廖佳韬发现,有个孩子总是一个人静静地躲在角落里,无论怎么哄从来都不笑。原来,这个孩子患有艾滋病。知道情况后,廖佳韬给予了这个孩子更多的时间和关爱。为了改善孩子们的条件,廖佳韬在互联网上发布了孩子的情况,几天时间就筹集到3万元,并用这笔钱购买了孤儿院里的第一台电脑、第一台电视机、两套急救用具等等。

  一个月的志愿支教时间很快过去了,归国回到学校后,在暑假实践报告中廖佳韬记录了这次经历,同学们深受感染,纷纷表示,下次结伴一起去坦桑尼亚当“妈妈”。女孩廖佳韬用她微薄的努力,告诉人们,我们无法凭借个人之力去阻止灾难的发生,但我们可以付出自己的爱心,为受难的人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给他们的生活带去暖意和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