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谊也需要“间苗”

2015年08月12日 16:46 作者:悫行 来源:《做人与处世》  

  周末,我和朋友罗子相约开车到郊外的苗圃淘些当季花木作盆景。

  看着平日有说有笑的罗子有些闷闷不乐,我问:“你咋啦?”

  “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丁子?”他岔开话聊起了丁子。

  丁子是罗子从中学到大学的老同学,是极其要好的朋友。他突然这样问我,让我很意外。

  我问:“你们怎么了?”

  “唉!他最近好像有意疏远我。”罗子叹息着,“他在江边买了套大别墅;他马上要升为公司中层;他请假3天到省城医院做了小手术……”

  罗子仿佛是把最近压在心底的事儿,一股脑儿地都翻倒出来了。这些事,只有丁子家里人和几个亲戚知道,就连罗子这样的好朋友也蒙在鼓里,还是后来无意间听人说起的。

  为此,罗子很不开心,他觉得,对他这样一个多年形影不离的老朋友,为什么还要瞒着?而他对丁子几乎是无话不谈。难道丁子已经不把自己当朋友了?罗子越想越伤心,甚至开始怀疑他们的友谊出了问题。

  听了罗子的话,我觉得他挺委屈,也挺同情,心里替他打抱不平,本想安慰几句,可苗圃到了。于是,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别想太多,自找烦恼!前面就是花的海洋,好好享受这满眼的美艳吧!逛完之后,你就不再理会这些烦心事了。”

  罗子没说话,冲我笑了笑。

  照例是李老伯热情地招呼我们,他边忙着手里的活计边同我们攀谈,介绍着新近培育的得意之作。

  “你看,这蝴蝶兰,是我新引进的品种,黄花系,名叫‘兄弟女孩’,这名字够炫吧?哈哈。全是每垄双行播种,每行播幅6~7厘米,出苗很快,如今已见到1~2片真叶。趁今儿午后天晴,我就开始忙着给他们间苗,苗距留出4厘米左右,每墩先留3株,其他的都要拔掉。”李老伯边说边拔着蝴蝶兰幼苗。

  我和罗子心疼道:“那您先前辛辛苦苦播种、浇水、施肥、控温,好不容易生了这么多壮实的小苗,就这样拔掉岂不是太可惜啦?”

  李老伯不以为然地笑了:“这算什么啊。过段时间,苗再长高点,长出5~6片真叶时,还要间苗1次,苗距要达到7厘米以上,每墩再拔掉2株,只留一株长势最好的!”

  “啊?为什么要间苗?”我们问道。

  “间苗是为了扩大幼苗间距,避免拥挤,保持空气流通,光照充足,还能预防病虫害,这样能让苗木长得更好。” 李老伯解释道。

  “哦,我还以为这花苗长得越多越密越好呢!原来不是哦。”我挠挠后脑勺傻笑道。

  “那是!打理花苗同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理儿是一样的,过犹不及啊,所以,都要适当保持点儿距离才好呢。”李老伯笑着随口说道,还拿人打了个比方呢。

  “距离产生美嘛。你们懂的!”李老伯老顽童似的和我们打趣。

  买好花苗,在回家的路上,罗子若有所思地说:“以前在书上读吕安、嵇康的故事,总觉得他们相距甚远,一年奔波相见一次,怎么可能培养出深厚友情?杜李兖州相会后再未相见,怎么能有《梦李白二首》如此情真意浓的怀友经典?德国哲学家叔本华那个经典的豪猪寒夜取暖的寓言,只不过是为那些关系不够亲密的朋友寻找自我慰藉的说辞罢了。可刚才听了李老伯这一番接地气的话,我才发觉自己对友谊的认识是如此的肤浅和单薄。友谊也需要间苗,朋友间也要保持相互独立的个性空间啊!”

  罗子自我宽慰道:“丁子买大别墅,我一家三口还挤着单位分的60平方米两居室。一起参加工作,尽管不在一个公司,可他就要成为中层,我还是小小技术员。他不想告诉我这些,可能是怕伤了我自尊心吧。做手术的事儿也瞒我,估计是怕我担心……”

  说完,他自己使劲地点点头,脱口而出三个字:“一定是!”

  我们相视一笑。

  如今,罗子和丁子和好如初,继续着他们兄弟般的友谊。

  我想,友谊正如李老伯那片蝴蝶兰苗圃,需要“间苗”以保持适当间距,给那些不愿或者不宜示人的隐私留有安放的空间,只有这样才能让友谊之苗茁壮成长,开出来的友谊之花才能若蝴蝶兰之香,清淡适好,淡能致远,历久弥香。

  (编辑/杨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