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作真来真当假

 2014/09/10 22:16  张勇 《思维与智慧》  (288)    

民国初年,湘南蝗虫肆虐,粮食歉收,殷天引一家在镇上最先断了粮,一家人不得不吃起草根树皮。这天晌午,一顶软轿停在殷家门口,从软轿里下来的是殷天引的一个好朋友王扬。王扬一边叫着“殷兄”,一边走进屋去,殷天引听到叫声,赶紧迎了上来。王扬拱拱手,说:“殷兄一向可好?我今天去前街办点事儿,路过你家,进来坐坐。”说到这里,王扬突然盯着殷家窗台上一个香炉走了过去。他伸手拎起香炉,仔细端详起来,这座香炉有点儿与众不同,正方形,上宽下窄,呈斗状,比一般香炉高大,显得凝重、大气。王扬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放大镜,看底足,看款识,看画片上的树叶、小鸟以及山石间一丛丛小草,足足有10分钟,他才把香炉轻轻放在桌上,喜不自禁地说:“宣德炉,好一个明代的宣德炉。”殷天引听了,心里一惊,他万没想到自己家还有明代的东西。王扬继续说:“殷兄,你知道,我喜欢收藏,把它卖给我吧!”殷天引仔细看了看王扬,见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才点点头,说:“若真是宣德炉,你就拿去吧。随便给几个钱就行。”王扬说:“明代的东西,还值点儿钱,我给你两担大米吧!”当天晚上,殷天引一家人喝上了香甜的米粥。

第二天,殷天引去了一家古玩店,回来后对家人叹道:“我去‘万得昌’古玩店问过了,咱家的那个宣德炉至少值10担大米。唉,王扬只给了我两担大米,这年头啥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从那以后,殷天引就慢慢和王扬断了来往。多年以后,殷家终于发达起来,而此时,王扬却病故辞世。殷天引得知王扬病故的消息,摒弃前嫌,赶去吊唁。那天下午,殷天引进了王家。吊唁之后,王家长子陪着他去后院休息。突然,殷天引一眼看到后院的窗户上放着几盆花草,其中几株兰花草居然栽在一个宣德炉里,他觉得这个宣德炉很是眼熟,捧起一看,立马认了出来,这个宣德炉分明就是当年王扬花两担大米从自家买去的那个。殷天引不动声色地问王家长子:“你父亲用这么贵重的宣德炉来养花,是不是太糟蹋了?”王家长子小声说道:“大叔,您错了,这个宣德炉不值几个钱,它是现代的一个仿制品。那年粮食歉收,家父的一个好朋友家断了粮食,家父想帮帮他,可又知道这人清高自爱,不会随便接受别人的帮助,于是心生一计,故意把他家这个仿制的宣德炉‘考证’为明代的东西,顺理成章送了两担大米给他。只是家父到死也没告诉我,他的这个朋友到底是谁……”

有个唐人的故事与此恰恰相反。唐代穷秀才李遇科考失败后,亲戚王安推荐他到一位官员家当私塾先生。官员赏识他的才华,就招他当了上门女婿。一次,李遇听说王安喜欢古玩,就拿着一枚玉石戒指,找他鉴定。王安仔细看了看说:“戒指是假的。”李遇听了,沮丧地说:“那就给你家孩子当玩物吧!”过了几年,王安家道中落,只好靠卖家产度日。一天,他拿着戒指到一家古玩店变卖:“我想卖100两银子!”王安对店员说。店员答:“请稍等,我去请老板。”结果,从屋里走出的老板正是李遇!“你怎么会在这?”王安很惊讶。“我倒想问问,您为何要卖这枚假戒指呢?”李遇话音刚落,王安拿起戒指落荒而逃。原来,这枚戒指是李遇夫人的陪嫁之物,价值不菲。几年前,他想送给王安报答恩情,又怕他不肯接受,就假说请他鉴定,没想到王安却说是假的,弄得他非常尴尬。当时,李遇想:就因为自己寄人篱下,总靠着老丈人,才会受此奚落。于是他埋头研究起古玩,现在也成了古玩鉴赏家,还有了自己的店铺……第二天,李遇派人给王安送去100两银子买回了戒指,店员觉得他高价买回自己的东西太亏了。李遇却摇摇头:“人生在世,有时吃亏反而是福。如果不是这枚戒指,我至今还寄人篱下呢!”

王扬知其假而以假当真,是出于朋友之义,施善而不欲人知。王安知其真而以真作假,是居心叵测,与王扬相比,显然出于截然不同的心理,但对对方却丝毫无损,伤害的只能是自己。无论何时,良心都要放正啊。

(编辑欣然)

 赞  0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