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喝彩

 2018/11/18 13:36  梁亦鑫 《做人与处世》  (162)    

今年刚满20岁的赫采,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二的学生。刚入学不久,她就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无偿献血活动。在献血时,赫采被问到是否愿意加入中华骨髓库(北京分库),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光荣地成了骨髓捐赠志愿者俱乐部的一名成員。

赫采从献血活动现场带回了一袋资料,她了解到骨髓移植是目前治疗血液肿瘤较为有效的方法。但要配型成功却不容易,在有血缘关系的人群中,相匹配率约为万分之一,所以普遍需要从非血缘关系的意愿捐献者中去寻找。她很庆幸自己成为一名骨髓捐赠志愿者,“说不定以后真的会帮助到别人。”

2017年12月底,正在宿舍休息的赫采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对方告诉她,经检索她的血样与一位需要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患者初步配型成功,问她是否愿意捐献。赫采一时蒙了,因配型成功率极低,很多志愿捐献者可能会等上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才会进行捐献。而自己这么快就配型成功了?心想这人会不会是骗子?经过十几分钟的通话,赫采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并得知这次配型的成功几率仅为十万之一,自己简直是中奖了,她爽快答应捐献。

在大学生物伦理课上,赫采曾看过一则关于器官捐献的视频。视频中患者在得到捐献后,患者家属那种喜悦很让人感动,当时全班人几乎都看哭了。相比之下,骨髓捐赠并不是什么大事,对身体没什么影响,却有可能救人一命,哪怕只能给人一线生机,赫采觉得很值得。于是她进行第二次采血和高分辨配型,结果配型成功,这更加坚定她捐献的决心。可是,母亲得知她高分辨配型成功后,一度担心到失眠:“会不会对女儿身体有什么不良影响,会受罪吗?”其实帮助别人的道理都懂,就是一位妈妈对女儿总免不了有这样的担心。

面对部分民众对骨髓捐献有所误解,甚至认为捐献造血干细胞会大伤元气,就读生物与医学工程的赫采,开始用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劝说母亲:“对身体是没什么影响的。配型成功的几率很低的,说不定可以救人一命。如果自己的亲人需要别人捐献,我们肯定也希望别人捐,对不对?”母亲终于被她的坚持打动,擦干眼泪,开始支持女儿捐献。从此,赫采带上了责任感与使命感,加强身体锻炼,注意控制饮食。就这样,她一天步行10公里以上,并使用“微信运动”记录步数,每天保持在1.5万到2万步。工夫不负有心人,赫采体检完全合格。

2018年5月,赫采父母抵京陪伴即将进行捐献的女儿。为避免捐献者在此期间出现意外,赫采与父母被安排住进医院很近的酒店。住宿费用一般由患者支付,但赫采一家主动提出自己承担,以免给患者带来更多负担或麻烦,尽管他们与对方素不相识。之后,赫采开始了7次动员针注射。期间,她出现发烧、疲惫等暂时的副作用,但赫采没丝毫怨言。为了不耽误学业,成绩优异的赫采还坚持通过同学发来的课堂视频学习。赫采是独生女,她的父亲说:“捐献说明她心里是装着别人的,哪怕是陌生人,她对社会是有责任感的,这让我很欣慰。”

5月24日,赫采期待已久的一刻终于到来,她的血从右臂静脉流出,顺着输送管,经过血液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后,又从左臂流回……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里,她很平静也很放松,甚至小睡了一会儿。从她血液提取的造血干细胞将会以最快速度,被移植至某位患者的血液中,重建对方的造血功能,那位不知身在何处的患者生的希望将因此增加80%。想到这儿,赫采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赫采捐献的“生命种子”终于开花了,这是生的希望。梵高曾说:“爱之花开放的地方,生命便能欣欣向荣。”一个年轻漂亮又有爱心的女生,难道不就是一朵盛开的花吗?

(编辑/张金余)

 赞  0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2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