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善为源,生命流香

 2018/11/07 17:50  王继颖 《做人与处世》  (634)    

春雨潇潇的黄昏,我在汽车站等来一辆班车。售票的陌生大姐,从后备箱端出一个封着的纸箱,小心翼翼递给我。回家除去封口的胶带,是一箱红黄相间的鲜嫩枝叶,原来这就是木兰芽。

一位年轻朋友,在百余里外的山村教书。秋未尽时,她就说,等春来,让父亲上山掰些木兰芽捎给我。春雨中,她发来微信,让我傍晚7点到汽车站接木兰芽。

百度搜索,我在平原不曾听说的木兰芽,是向阳山坡上一种野生灌木的嫩芽。开水焯后泡去苦味,可凉拌、肉炒、做馅,有清热解毒、强筋壮骨、增进食欲的药用功效。

结识这位年轻朋友后,偶尔收到类似木兰芽的稀罕礼物。她说,要好好享受她的心意,就像她享受我寄给她的书。我偶尔寄几本教学和文学类的书给她,希望书香润泽她青春向上的年华。忘年交,彼此间的牵念、感激、享受,是尘世赐予我们的关切和祝福。

春风吹拂的晚上,我被一缕忧怜牵着,在小區内徘徊。已记不清第几次驻足在健身器材区。半米高的水泥台子上,坐着个中年女人,她身边还躺着一个人,身上蒙着被子,昏暗中,辨不清男女。

我到楼下散步,又路过这里,女人就在台子上坐着,躺着的依旧躺着,两人都静默。我最后一次在这里停留,已过去1个多钟头。风挟着尘土的气息,吹得我满身寒意。这样的大风天,往日我早已回家,这个夜晚,我却迟迟不肯回去。

初见他们,院子里人影已稀。仿佛被一根线扯动,我悠然自在的心倏地被收紧拉疼。第一感觉,他们或许是为生活所迫的乞讨者,来小区高楼下避风过夜。驻足的瞬间,怜恤心起。我衣服穿得不少,兜里却没带分文。上楼回家,拿了张百元的票子,折回他们身边。

“这么晚?怎么在这里?”我问坐着的女人。

“吹吹风。”女人语气淡定。

他们在这儿是为吹风,不是来避风,应该不是乞讨者。可是,乍暖还寒的春夜,人在楼下风中躺着,一定有特别的原因。

“你们是这小区的吗?”

“是。”

“需要我帮忙做点什么吗?”

“没事的,谢谢你。”女人态度从容。

我再次离开,扯着心的那根线却并未松开。躺着的人难道患了什么疾病,需要春风来医?我在风中徘徊,驻足看看,两人还在那里;再转一圈,两人还没离去。夜渐深,我被一根担忧悲悯的线牵着,不知转了几圈,才回到家里。

怀着那缕忧怜,辗转好一会儿才入眠。早起到健身器材区,水泥台子上空空如也。牵紧我心的那条线略略松开,却又在日后想起这个谜一样的夜晚时,再次将我的心微微扯疼。

春日花开的园子,树树繁花,热情绽放,芬芳醉人。时光流转,此时花落,彼时花开。植物扎根的土地,是芬芳浩渺的海。所有的花,都是土地中流淌出的香。我热爱贪恋着每一种花香,感恩着脚下的土地,常流连忘返。

情愫暗涌的心灵,是芬芳荡漾的河。牵记与感动、悲悯与担忧、流连与感恩,情愫种种,朵朵如花,无论是对外界刺激的心理反应,还是对人对物的关切喜爱,只要以善为源,真诚绽放,就都是生命流淌出的香。

(编辑/张金余)

 赞  3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