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一起,住在心底的小院子

 2018/05/02 20:47  佚名 《今日文摘》  (3,778)    

那日路过水果摊,看到红彤彤的海棠果,突然就想你了,想起年幼时我们住在家属院的日子。

那时候,院子就是我们的全部世界。楼不高,六层打顶,每栋楼前都种着几株海棠树。秋天果子成熟,爬树摘果子是我们最热衷的事。大家有序分工,胆儿大的爬树,比如我,机灵的放哨,比如你。因为院子里的大人不准小孩子爬树。其余的捡了果子塞满口袋,或者干脆脱下外套当简易小布袋用。

可是你放哨的声音太大了,有一次我妈下班往家走,她还没看到我们,你先看到了她,你大喊:“小葵,你妈妈来了!”那声音惊天动地,我妈直接被招了过来,我回家挨了一顿训。可是我一点儿都不生你的气,第二天照样一起摘果子。

晚饭过后,小朋友们开始呼朋唤友满院子跑。父母从来不会担心我们走丢,因为这方天地的熟悉和友好是天然的保护屏障。家家户户都认识,今晚我去你家蹭饭,明天你来我家写作业,大人们永远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放学回家,一走进院子,就颇有一种“大王我回来巡山了”的小得意。

后来我们渐渐长大,陆续搬离了家属院。你走时,恋恋不舍地留下的电话号码,随着時间的流逝,也很少拨打了。

再后来我们离开了那座被称为家乡的城市,每天忙忙碌碌奔波着,时间过得很快,周一到周五似乎就是几趟地铁的时间。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敲我家门次数最多的人不是外卖小哥就是快递小哥,楼道里最经常听见的声音是:“你的外卖(快递)。”

再也不会有你来敲门找我玩的声音了,我也不会再有去你家蹭饭吃的那种坦然和自得。

你在朋友圈里说,你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走路、听歌、挤地铁,一个人吃饭、逛街、看电影,甚至一个人去医院看病。而我,也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一切。

以前,在院子里我摔倒了,你和其他小伙伴立刻围上来问有没有事。现在,摔倒了,赶紧爬起来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只求路人别笑话。以前,丢了什么东西,满院子的小伙伴帮着一起找。现在,什么东西丢了还愿意找呢?以前,和你闹别扭,总要扯着对方问个清楚:“为什么你不和我玩了?”互相埋怨后,再继续一起打闹。现在,男朋友说分手吧,我也只会笑笑说好啊,即使转身的瞬间会有窒息般的憋闷。

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里,我锁住了自己,不去相信、不去接受、不去承诺、不再倾诉,不肯打开自我,不愿麻烦别人,甚至不会爱了。

其实,我想在假装坚强的时候,会有人过来说,别担心,有我们呢;想在难过的时候,有人陪着我,不说话也好,让我知道自己并不孤单。我想每一次笑都是真诚的,每一个误会都有握手言和的机会;我想有人和我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看星星,一起想未来,而不是房间寂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你是不是也一样呢?

可是,我们还会毫无拘束地大笑吗?还愿意敞开心扉去聊天吗?还会如最初一般,无所顾忌地去爱吗?如果有机会,我们还能找一处院子,和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生活,你愿意吗?

我们可以一起做饭,一起看星星,一起聊天,一起说说这些年碰见的奇葩。如果我哭了,你拍拍我的肩,把我搂在怀里,摸摸我的头发,好不好?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而我们又回到了年幼时那段无拘无束的时光。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心底的小院子。不是逃离,而是寻找,找回最初那个热爱生活、心存温暖的自己。

(乌森荐自《时代青年·悦读》)

/>
 赞  1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8 +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