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恋是灾难吗

 2018/04/28 22:29  刘墉 《读者·校园版》  (434)    

这里有两件有关早恋的事儿。

三年前,我应某电视台的邀请,上了一个著名的谈话节目。为了慎重,制作组特别到旅馆跟我讨论节目内容。因为节目的主题是中学生早恋,所以我先发表了一番自己的看法。只见制作人频频点头,十分赞同的样子。但是在临走时,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刘先生,拜托您上节目的时候说得保留一些,别表示您不反对中学生交异性朋友。”我听了一笑,问他:“可以啊!但是我私下请问你,你中学时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制作人迟疑了一下,笑着说:“有。”

第二个故事是这样的。我高中的时候,母亲管得很严,为了防止我交女朋友,她在门旁树下放了一把竹扫帚,说:“哪个女生来找我儿子,我就把她打出去。”问题是,我母亲生在清朝,缠过小脚,跑不快,女生来,她连脸都没看清,人家早就跑得不见影儿了。这下子,我母亲改了,放话出去:“哪个女生来找我儿子,我不打她,打我儿子。”

在她的严密监控之下,我总算平平安安考上大学。发榜当天,我母亲一边感谢上帝,一边说:“快!妈带你去做两套西装!快交个女朋友。”又强调:“瞧瞧!你李妈妈比我小十岁,人家早抱上孙子了!”

结果,交女朋友,给我母亲抱孙子,成了我上大学的重要任务,所以别怪我在大学就结了婚。

谈到大学,让我想起十年前。有一次,我去一所大学演讲,在接受大家提问的时候,有学生问:“刘老师,请谈谈您对大学生谈恋爱的看法。”

我当时一愣,笑道:“大学生恋爱跟一般人恋爱不一样吗?”整个会场立刻笑成一片,接着响起如雷般的掌声。

是啊,大学生是人,高中生是人,进入社会的男男女女也是人,为什么认为大学生谈恋爱特殊呢?

当然这也难怪,否则我母亲为什么在我高中时候那么严密管控我交女朋友,却在考上大学的那一刻突然“解禁”了。天哪!因为考上大学,就一切都变了!在那之前女生是“毒蛇猛兽”,在那之后女生就成了美女天仙,可见大学生谈恋爱就是不一样。严格一点来说,不应该讲女生是“毒蛇猛兽”,应该讲,对许多中國父母而言,只要是孩子在中学交的异性朋友,尤其爱上的,都可以称为“毒蛇猛兽”。因为孩子一碰上那“祸山”或“祸水”,前途就断送了,保证功课一落千丈,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在中国这么说,也不全错!因为处处可见原本功课很好的优秀学生,突然变了样,八成交了异性朋友,谈了恋爱,可见早恋确实可怕。

问题是,为什么早恋在西方世界没这么可怕呢?我只见四周的美国朋友,带着儿女给他们的异性朋友买生日礼物、情人节卡片,甚至开车接送出去约会的孩子。在美国待过的人一定知道,美国高中生到了十一年级和十二年级,可麻烦了!他们有所谓prom的毕业舞会,到时候不但男生女生得穿晚礼服,讲究的还租礼车,一副要结婚的样子。更麻烦的是,他们得早早地物色当天晚上的“另一半”。我就曾经听女儿跟她妈妈讨论,哪个男生好,身高配不配,当天要到哪里去做头发、化妆……

东西方文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啊?在中国父母眼中的“毒蛇猛兽”,为什么到了西方,就成了受欢迎的好舞伴?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引狼入室,把自己孩子带坏吗?

我曾经问我女儿这件事。小丫头倒很客观,说据她看,交异性朋友的同学,功课确实会受影响,还举出好几个例子给我听:“那影响是当然的。你想嘛,半夜三更还在外面约会,冬天挨冻,夏天喂蚊子,进家门之后,还急着打电话、上网,一整晚都可能抱着手机,躺在床上聊,功课能不退步吗?”

只是我女儿又说了,交异性朋友对西方孩子的影响,好像不及东方的大。因为西方家庭从小就不太管这些事,于是一群男孩和女孩在一起,由小玩到大,就算早恋,也是从一知半解开始。最初似懂非懂,好像初恋,又不是初恋,就算失恋了,也不会怎么心碎。等到再交第二个、第三个,几乎已经对恋爱这种疾病免疫了。

洋人的观念确实新鲜,你信不信?我儿子上高中的时候,美国邻居还对我太太说,让儿子多交几个女朋友,红黄黑白褐都可以,反正成不了,也能让他多一些经历,免得没见过几个女生,后来碰上一个,管她好的坏的,就认定那个了。

我女儿上高中之后也一样。居然有朋友要我太太劝劝女儿别太挑,回头好男生都被人先抢走了,又说总关在家里的乖女生反而害怕外面的坏男生。道理跟洋人说的一样,她们会缺乏异性免疫力。

这话也有理,因为在我接触的美国家庭里,没见到哪家真正因为孩子交异性朋友而出大问题的,反倒听说不少中国家庭的亲子为早恋的问题而大动干戈。我儿子高中也交了几个女朋友,他还把这件事情甚至跟女朋友的照片登在他的书里,后来不是也进了哈佛大学吗?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当他高中交女朋友,整晚不念书打电话的时候,我骂他,他居然说把我的电话费还我,在大雪天冲出去打公用电话。我还为此在《肯定自己》这本书里写了一篇《雪地上的脚印》,告诉他那天我和他妈妈站在门前落了雪的台阶上,看他的背影消失在纷飞的大雪中的情形。

你知道这事后来是怎么落幕的吗?第一,我接受了西方的观念,放手了。第二,是我儿子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有理,他说:“如果我一天打八个钟头的电话,照样拿全A的成绩,跟我不打电话,好像很用功,却拿一堆C和F,哪个好?”

 赞  1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3 =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