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本科不是北大的

2018年04月17日 9:31 作者:丁鹏 来源:《读者·校园版》  

  考上北大的研究生后,常被人问:“你本科是北大的吗?”我能猜到对方已经备好的夸赞之词,但我不得不将他的期待打个折扣:“不好意思,本科不是。”出于惯性,对方一定会追问:“那你本科是哪儿的?”“小学校,没什么知名度。”对方觉得我谦虚,继续追问:“你说说看。”“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哦!”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对方的确没听说过,但忘不了客气一句:“那也挺厉害的。”曾经有个外校同学在得知我本科学校后对我说:“原来北大的生源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有好一阵儿,我都感觉到抱歉,我们专业41个同学中17个来自北大本校,其他也都来自复旦等名校。我想会不会因为我考上了北大而给北大抹了黑。

  我本科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读会计学专业,学校是三本院校。我有三本学生最常见的自卑,甚至都没参加过招聘会,因為听说招聘会看大门的不让三本的学生进。我本科毕业的工作是网投的,第二天就通知我去面试,面试官看我是男的,就问我签不签。我看是个“中”字打头的企业,心想说出去也不算太丢人,就签了。我干了一年,月薪从1750元涨到了2800元。之后,公司6个月压着我的工资不发,我天天担心公司倒闭,就干脆辞职考研了。当我拿到北大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时,心里很忐忑,虽然老师没有因为我的“出身”放弃我,但我能融入那个精英的环境里吗?我甚至为此焦虑到在知乎发帖子,有一条回复是:“你能这么问,表明考上北大也就是你人生的顶点了。”

  我以为会有江湖中传言的那种鄙视链。开学后,我发现北大人在自己钻研的领域确有舍我其谁的傲骨,但在为人上很谦恭,所谓的鄙视其实都是来自外界的。

  在通识教育上,我与本科北大毕业的同学确实差了一大截。但在专业领域,我可以用手拍着胸膛说“还可以”。在创作上,我的确像中了邪一样笃定和坚持。高二时,我就开始发表作品,也获得了全国中学生语文能力竞赛高二组三等奖。高考没报汉语言文学专业,是因为我的成绩只能上三本,我选择了“曲线救国”——报了会计学。大学期间,我专心致志搞创作,毕业时我加入了吉林省作家协会。2014年,我发现北大中文系开设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其中一门专业课考写作。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因为我唯一会的就是写作。于是我认真备考了一年,后来考上了。毕业后,我以笔试、面试第一的成绩考入诗刊杂志社,与《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的亚军彭敏师兄成了同事。2017年8月,我成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虽然我毕业了,但仍会反思我们的教育。龚自珍在100多年前呼唤“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为什么今天反而发明出高校鄙视链?不知是教育的进步还是退步。对不起,我本科不是北大的!但我想,我考上北大研究生应该没有给北大抹黑。对不起,我本科不是北大的!但我的本科也是我的青春,我同样热爱它。曾经,我为了摘掉三本的帽子而考北大;如今,北大教会我自信地戴上三本的帽子,这代表一个人拥有了独立的思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