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上海1943

 2018/04/08 19:36  琦惠 《读者·校园版》  (1,985)    

毕竟,歌里就是这样唱的,一片祥和,一派“慢生活”。假如我能住在这里,总会有新的爱情故事发生吧,又或者我能不能也成就“才女”的传说?嘿,我的想象力还真是没有随著年龄的增长而衰退。

我掏出电话,打给最好的闺密:“哇,这座城市真的就像‘周董’唱的那般美耶。”

“等你真的打算在这座城市居住,房价会让你哭的。”她一语中的,让我从梦中惊醒。

没错。

我现在哪有足够的资本留在上海?连这次来世博会的花费,也是爸妈所出。甚至在23岁这一年,即将要毕业的我也没有多少对未来的规划。可以说我是一无所有,只有这首歌陪着我。如此的情况有点糟,却也不糟。至少,比起1943年在上海的那些居无定所的人来说,我还有故乡可回。

4

南飞的雁重回北方,日子却并未有多么好过。每一天,我都觉得按部就班的生活实在无聊。积压的情绪多了,我便习惯以唱歌的方式来发泄。在KTV里,我依旧会点那首《上海1943》,也仍旧会一边唱,一边浮想联翩。

没办法。

我想当作家,想遇见电光火石般的爱情,想时不时去那座城市的想法太强烈了,根本控制不住。那么,我就索性“躁起来”吧。我申请从文职岗位调回了策划部,也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作。大概是天道酬勤,没过多久,我竟真的一次又一次地前往上海。

每一次,我都是跟随公司去参加展会。在硕大的会馆里,我见了无数外国人,看了无数场展览,每次都筋疲力尽。但即便再累,每次晚饭之后,我都会一个人出去走走。如果说真有什么一直陪伴着我的话,还是这首老歌。

17年了。

一晃眼,《上海1943》这首歌问世已经整整17年。我听着熟悉的曲调,时间再次变得缓慢。各式华美的游船忙于争宠,它们在滔滔的黄浦江上穿梭嬉戏;两岸的建筑鳞次栉比,东方明珠更是流光溢彩……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些年——11岁,我宁可不吃零食,也要省下钱去买周杰伦的卡带。原本是跟风一样地去喜欢,却没想到因为一首歌而死心塌地地成为他的“迷妹”,还头一次在不知道爱情为何物的年纪从心里生出了“梦想”二字。18岁,我用一首歌的时间,幻想了和一个男生的前生今世。也曾矫情地以为没了爱情会死,结果竟是那首见证了爱情萌芽的歌,最终拯救了自己。23岁,我还没有做好从无邪的学生时代过渡到复杂的成人世界的准备,朋友即将各奔东西,告别的老酒我也舍不得买,在跌跌撞撞中只有这首歌陪着我。到了28岁这年,我终于活出了一点自己理想中的样子。我的文章写得越来越多,我渐渐有了知名度。心心念念的上海对于我来说不再遥远,它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17年,一切都在变。

音乐“打榜”节目都已经快被遗忘,周杰伦成了“周董”,大家将复读机变成随身使用的MP3,现在干脆用智能手机听歌。我嘛,也从疯狂给电视台“打call”的小女孩变成了理智追星的大女生。然而,千变万变,唯一没有变的是——这首歌依然是我的情绪收纳盒,不开心了,迷茫了,我都要将它循环播放百八十遍。当然,我那颗寻梦的心也没变。我还想继续去寻找《上海1943》,去寻找遗失的感动、至死不渝的爱情以及总会光明的未来。

正如1943年待在上海的那些人,他们一直都坚信:有些远方,总会抵达;有些地方,总有温情在流转。

 赞  2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0 − 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