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欠我一个房顶

 2018/04/06 21:52  摆渡人 《读者·校园版》  (103)    

最近被13岁日本小孩子的“房顶告白”暖到了:“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没有人比我更喜欢你了!”

这些稚嫩的声音、未成年的爱情、青春期的宣言,每一句都让我这个“老阿姨”泪流满面。

而“老阿姨”也是有过13岁的,“老阿姨”13岁的时候也是情窦初开,暗暗喜欢着一个爱吃泡泡糖的小男生。

可惜那时候别说房顶告白了,连自由恋爱都不被允许,不知道是谁规定的,13岁的爱情叫作“早恋”。

后来我知道了,那些在大学时期不敢谈恋爱的人,大学毕业后都被催婚了。

而我们13歲的爱情,是一场绝密的地下工作。

我们最常用的交往方式是传纸条。老师一转身往黑板上写字,下面的纸条就满教室飞了,纸条上写什么呢?

“你中午要去哪里吃饭?去小超市买方便面吗?”“听说下节体育课又取消了,体育老师家里到底怎么了呀,一直有事呢。”

是的,我们“飞鸽传书”,就是为了说几句这样无关紧要的话。

顶多也不过说一句:“我好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啊!”

可就是这些写着鸡毛蒜皮小事的纸条,我也舍不得丢,把它们都藏在一个袋子里。

不幸的是某一天,妈妈帮来作客的亲戚找一样东西,不知怎么碰到了那个袋子,小纸条像藏不住的心事,哗啦就掉了出来。

她很自然地拿起来看,就像那是她自己的纸条。

然后她恼羞成怒,当着亲戚的面骂我,说我小小年纪就动歪心思。

亲戚在一旁劝:“小孩子嘛,都是说着玩的事儿。”

我害怕极了,以为自己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从妈妈手里抢过我的一堆小纸条就跑了。

我跑到村边的林子里,想把这些“耻辱的证据”撕碎了埋起来。一个背着锄头的大叔路过,好奇地看过来,我心虚地把小纸条抱在怀里,如同在商场被抓了现形的小偷。

情况紧急,我把它们一股脑儿倒进林子里的深井。

那口深井的旁边有一棵老核桃树,以前我走过那里,想的都是:“核桃有没有熟?”后来再走过去,想的都是:“那些纸条早就泡坏了吧,应该看不出来了吧?”

我在13岁那年,没有一个房顶,我的声音无人倾听,也无人回应。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暗暗发誓:“等我长大了,一定不做这样糟糕的成年人。”

我会给孩子们留一个房顶,告诉他们,感情从来不是耻辱,生活也不一定要有用,只有大声呼喊过的,才是回忆。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