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高跟鞋

 2018/02/10 13:51  肖尔布拉克 《读者·校园版》  (123)    

高中的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楼道里传来的呱嗒呱嗒的高跟鞋声。这种声音给同学们造成的恐慌,丝毫不亚于战场上发起总攻的信号弹。

上了高二以后,我选择了文科,在所有的老师中,只有数学老师和地理老师是男的,其他的都是穿着高跟鞋的女老师。其中,历史老师王浩玲的高跟鞋声尤其响,人也最严肃。每次历史课前,只要一听到王老师高跟鞋的声音,全班同学就迅速拿出历史书严阵以待。

我最看不惯她拖堂,而且还总喜欢带着她三岁的女儿小米来上课。当时我坐在最后一排,她在讲台上讲课,小米坐在教室后面玩玩具。我经常不好好上课,跟小米在后面玩,还偶尔哄一哄她。牺牲我一个,让同学们好好听课,反正我也不喜欢学习。

当时我们最怕周一上午最后一节历史课,因为历史老师每次拖堂都会拖到食堂没有饭。同学们也都是敢怒不敢言,直到我发现了特别管用的一招。

有一次,她又拖堂,我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冲坐在教室后面玩玩具的小米招招手。小米看到我招手就走到了我身边。我小声问她:“小米,哥哥好饿呀,你饿了吗?”

小米说:“我不饿,我刚吃了饼干。”

我摸摸她的头说:“你是不是不想按时吃饭?不按时吃饭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告诉哥哥你饿了。”

她点点头说:“嗯,我饿了。”

我说:“好孩子,去跟你妈妈说你饿了!”

小米走到讲台旁边,对王老师说:“妈,我饿了!”

全班同学都笑了,王老师瞪着我们说:“严肃点,笑什么笑!好了,下课吧!”同学们惊喜万分,从座位上跳起来就冲向了食堂。

我从来就没见王老师笑过。她总是很严肃,我又总是吊儿郎当,所以她平时看我很不顺眼。

有一次上晚自习,我看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时被她抓到了。她二话不说就把书收走了,还跟我说:“你要是不想学习,就趁早滚蛋!”

我说:“我觉得我看这本书比看历史书学到的东西多!”

她小声跟我说:“你要是再狡辩,我就告诉你们班主任。”听到这句话我就乖乖地闭嘴了,因为她虽然严肃但是心地善良,为人简单、直来直去;而我的班主任简直就是笑面虎,且皮笑肉不笑,半边脸笑半边脸不笑,豆腐嘴刀子心。

书被收走三个星期了我都没去找王老师要,她实在是憋不住了,一次晚自习把我叫了出去。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哭过,心想这下完了。

她手里拿着那本《平凡的世界》问我:“你怎么回事儿?我不来找你,你就不来找我把书拿回去,是吧?”

我低着头小声说:“你想没收就收呗,反正这书是学校图书馆的。”

她被我的话气笑了,说:“死猪不怕开水烫,是吧?行了,我明天帮你还回去。”

我保持礼貌,对她说:“谢谢老师!”说完我转身就要走,却被她拦住了。

她说:“老师知道你本性不坏,现在好好学习还不晚。你要是喜欢写小说,上了大学有的是时间写。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将来考上一个好大学!”

我说:“我感觉自己的天赋和灵感都要被高考抹杀了,我越努力就感觉越危险。”

她说:“如果是真正的天赋,那就不会被抹杀。听话,还是先好好学习吧!”

其实听了她的话我很感谢她,我就把我内心的真实感受跟她说了。我说:“老师,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条鱼,我应该生活在水里。可是你们总是拿高考威胁我,把我赶上陆地,赶到沙漠里,把我变成一条在沙漠里行走的鱼。当我穿过沙漠到达大海的时候,我的鱼鳍肯定会进化成四肢,鳃也会变成肺。到那时,大海还属于我,而我就不再属于大海了。那时候我会更难受的。”

她听了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长出一口气说:“你言重了,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写作,经历困难以后只会讓你变得更喜欢。你以为就你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吗?如果生活永远不可能是你想象的样子,难道就不活了吗?拿我来说,我既要上班又要带孩子,我老公长年奋战在石油基地,我不也照样坚持下来了吗?”她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但是我就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要高考,而且还要考数学。

我说:“谢谢老师!”

她说:“没事儿,不好意思,我最近压力也有点儿大。今天跟小米的奶奶吵架了,我想让她帮我带带孩子,可是她对小米没有耐心,每次都是带两个小时就给我送回来了。唉……”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当着我的面诉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对她说:“那你就把小米带到班里呗,我可以跟她玩啊!”

听了我的话,正流着眼泪的她在我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说:“你傻啊,你要好好学习,我已经把小米送到托儿所了。”

从那以后,她好像对我更有耐心了。

高三那年元旦,库尔勒下了很大的雪,校长通知上午前两节课停课,全体师生去操场打雪仗。

当时我们跟兔子一样窜到了操场,玩得不亦乐乎。大部分老师都站着看我们玩,只有少部分跟学生关系好、玩得来的老师才跟学生一起玩。

历史老师站在那里看我们玩,眼神里有些落寞。我跑过去从后面把她绊倒,对同学们喊:“我把历史老师绊倒了,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同学们围上来,有的蹲着,有的跪着,往历史老师身上扔雪,她就抱着头,我们快用雪把她埋起来了,她才挣扎着站起来。

她一站起来我们就跑了,她团了一个雪球扔向我,说:“坏蛋,给我站住!”

她穿着高跟鞋追我,差点儿摔倒,我跑过去扶住她,让她慢点儿,她将一个雪球塞到了我脖子里。

那天我们玩得很开心,她也跟我们打成一片。从那以后,她就变得爱笑了,跟我们班同学关系也越来越好。

大二那年暑假,我回了库尔勒,去学校溜达,她大老远就认出了我。她问我大学上得怎么样,有没有放弃当初让我挣扎得死去活来的理想,她还让我好好加油,常回母校看看。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