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以为自己很特别

 2018/02/04 18:37  陆小墨 《读者·校园版》  (93)    

1

从我记事起,我就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倒不是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牛的人,而是我常常觉得身边的人过得很平凡,我一定不是那样的人。

小时候暗恋班上的“男神”,可“男神”喜欢和“女神”说话,我却一点也不难过,因为觉得“男神”一定会在某个时刻发现我这个“灰姑娘”。后来还真发生了一件略带情愫的小事。

某个下午的最后一节自习课,我在桌子上的铅笔盒里发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放学后在学校后面的草地上等你,有话跟你说。”那时“男神”是我的同桌,我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是“谁在恶作剧”,而是这个写纸条的人是不是“男神”?如果是,他不会是想跟我告白吧?那我是该故作矜持地拒绝呢,还是直接答应?

我开始幻想一切浪漫的偶像剧桥段,却自动忽略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是“男神”的字迹吗?显然不是。后来我前桌看我一直紧攥纸条满脸羞涩,忍不住嘲笑我:“别花痴了,是××写了恶搞你的。”

那天晚上回去后,我很难过,觉得“男神”真没眼光,我这么特别的人,他怎么会不喜欢呢?

那时候,我擅长跳舞,是学校的舞蹈领队。我也很会打乒乓球,代表学校比赛的队员总共4人,我和“男神”都在里面,我们经常放学后一起练球。我的学习成绩虽然没“男神”好,但也不差,特别是我的语文很好;虽然数学很烂,但“男神”会很耐心地教我解数学题啊。

可“男神”眼里的我是这样的:四眼妹,龅牙妹,脑子有点笨,说话大声,打球有点粗鲁,关键是长得不好看。

2

初中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沉浸在学习中。一次分班考试,我竟然考了班级第一名。从此,一颗不平凡的心油然而生。

我刚到新班级时,因为离开了对我帮助和照顾最多的语文老师,所以对新班级的语文老师一直抱有特别大的偏见。我觉得新老师讲课讲得一塌糊涂,于是一向以作文见长的我,不想给新老师面子去参加作文大赛。

在我的认知里,我是个多么特殊的存在啊。我是老师们的好帮手,帮他们收发作业、批改试卷、管理学生,有时还能帮他们在自习课上讲题。我是女生们的好朋友,她们一旦受男生欺负,我绝对是第一个冲上去跟男生理论的人,然后再调皮的男生也会灰溜溜地不敢吭声。我也是许多人崇拜的对象,我成绩好,能力强,还擅长社交。

我那时真觉得自己降临到这个世界是有一定特殊性的。你看,身邊的人多么需要我,要是没有我,他们肯定什么都干不好。

但后来听一个朋友聊起那时的我,她说,当时那些男生在背后都叫我小巫婆,说我动不动就跟老师打小报告。女生们都觉得我很孤单,也没有一起上下学的好朋友,经常独来独往,性格特别高冷,大家都不敢靠近我。也有一些女孩说,我经常出手帮她们教训男生,不过是想引起那些男生的注意罢了,她们没我帮忙也不见得会被欺负,况且有些女生还是故意想让某个男生欺负呢。

3

上高中时,我越发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的人了。那时虽然因为班级里的学习“大神”特别多,我就从“学霸”变成了妥妥的“学渣”。但不知怎么的,我的文学造诣比初中时高了一倍。语文老师很喜欢我,有时候一篇文章写得合他心意,他还会打印出来发给大家学习。

我那时深受伍尔芙和马塞尔的影响,行文上有些偏向“意识流”,所以有时文章会显得特别高深莫测。文章用词也偏于华丽优美,丝毫不在乎能否引起共鸣,文字美但画面感薄弱。

即使成绩变差了,但我变得更与众不同了。因为在这个只以学习为主的班级里,我是文艺青年,我的梦想是跳脱这个牢笼,追求一条文学之路。我觉得我跟那些只知道做题的人不一样,他们是机器,我是有灵魂的肉体。

我会因为窗外一枝冒新芽的紫荆写下“春意”,我会因为合欢树下因风吹起的漫天花瓣而跳起舞,我会在看着小花园柳树旁的栅栏和流水时抒发“逃亡”之感。我在夜深人静时,趴在宿舍窄窄的小窗前,看漆黑夜空里的一抹亮光,心里跟星光对话,脑海里不断浮现与文字有关的画面。

那时的我真不知道比身边的人特殊多少倍。可后来我回过头想了想,觉得自己挺奇怪的。在该学习的时候不务正业,嘴里一直说着写小说,却从来没完整地写过一个故事,很多的特别之处似乎也是自己给自己强加的东西。其实并不曾有人注意我这些特别之处,就算有,也不会在乎。

4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的人,可我越来越发现,我和所有人一样普通。

我烦恼和忧虑的始终是在我这个年纪每个人都会着急的事,例如担心期末挂科,担心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在研究生阶段担心毕不了业,工作上担心老板不重视我。

我想我是真的过了青春的年纪,再没有那样的勇气说自己很特别。相反,我更愿意坚信自己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和再渺小不过的人,我过着这一生该有的简单生活,体验着世界时不时带给我的酸甜苦辣。吃上一顿热饭,穿上一件美衣,路过一片风景,喝上一杯果饮,再有点不大不小的兴趣爱好,例如码字、听歌、跑步,跟最爱的人在一起,关心亲人,有几个好闺密,也就足够了。

在最特别的年纪,才会有特别的想法。那些美好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也慢慢在时间的流逝中务实起来。我想我是真的老了,一生只敢再做一件特别的事。这样平凡的自己,也还不时会在夜深人静时醒来,看着黑夜里的微光在心里默念勿忘初心,也许哪天就爬起来把那件不平凡的事给干了。你说呢?

 赞  0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