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的味道是苹果的味道

2018年02月03日 10:51 作者:麦子 来源:《读者·校园版》  

  我满头大汗地跑回家,看见两辆自行车并排放在院子里。我见过其中的一辆自行车,它的主人在村子附近的石油队工作,父亲让我叫他吴叔。

  “那就是阿麦吧?”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女人站在堂屋中,笑吟吟地看着我。“阿麦,快叫兰姨。她是你吴叔的妻子,当老师的。”“兰姨。”我叫了一声。“哎呀,比我想象的还要可爱呢。”那个女人亲切地端详着我说。我有些不好意思,一扭身进了厨房。

  七月末正是苹果将熟未熟时,吃在嘴里有股涩涩的味道。每天下午,我都会爬到屋后的苹果树上,摘一个解解馋。那天,我剛摘下一颗苹果,忽然听到父亲和邻居泉叔的声音。“老吴还真想领养你们家阿麦呀?”“嗯。”“你舍得?”“跟着他们不愁吃喝,总比她一辈子待在这山旮旯里强吧。”“说得倒是。”我狠狠地啃着手中的苹果,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天色渐渐暗了,我爬下树,决定先回家填饱肚子。母亲正给大家舀烩面。我径直进屋,端起放在父亲旁边的一大碗烩面就开吃。“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父亲瞪着我说。我稀里哗啦将一大碗烩面吃得一干二净,然后在父母诧异的目光中朝里屋走去。

  我开始变得乖巧起来,按时回家吃饭,帮奶奶择菜,帮母亲洗碗,和弟弟一起玩。因为我不知道,我还能和这家人相处多久。虽然他们是那般狠心,但他们毕竟是我的至亲。

  八月中旬的一天,我坐在苹果树上。苹果已经熟了,吃在嘴里有点香甜,也略有点酸。父亲出现在了苹果树下:“快下来,你兰姨和吴叔来了。”我手中剩下的半个苹果“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跟在父亲的身后,想着是不是回到家里,母亲和奶奶就拉着我的手说:“阿麦,有件事早该告诉你……”我扭头看了看苹果树,在心中向它告别。

  兰姨站在院中,看见我,马上露出笑意。“快叫干妈。”父亲对我说。“他们认你做干女儿了。”旁边的奶奶也笑着说。我有些不知所措,突然不知该如何张嘴。黄昏的时候,那个兰姨和吴叔离开了。

  很多年后,当我提起这件往事时,父亲想了一会儿说:“噢,当时他们很想收养你,不过我们都不同意,哪有将自己的亲生骨肉送给别人的道理。”我看着父亲满脸的皱纹,舒了一口气。那个放置在心中多年的秘密,只有时间才知道它的内核是多么甜蜜,就如那经过苦涩后最终成熟的苹果的味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