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我欺负过的同桌

 2018/01/11 14:06  庞娇莲 《读者·校园版》  (157)    

1

校园偶像剧《最好的我们》热播时,网上掀起一个热门话题——“你和你同桌做过的最暧昧的事”。显然,这个话题勾起了不少人的兴趣:

“全班都以为我们在谈恋爱。”

“而我已经分不清那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有一次我站起来把课桌带翻了,他惊恐地望着我说:‘不……不过了?’”

“暧昧?过线一巴掌。”

我对着手机不自觉地笑,脑海里闪现出一张张熟悉而又模糊的面孔。

2

小学四年级,同桌是很调皮的W,我和他的关系不好不坏,他总是趁我认真聽课时偷吃我放在抽屉里的零食,被我发现后就嘻嘻笑。有一次他把我最喜欢的糖果全部吃光了,气得我用长指甲扎他的手背,他疼得脸上尽是狰狞的表情,但因为是在课堂上,他不敢作声。后桌的男生看到了,恶作剧地喊:“老师,他们两个手拉手!”

手拉手?!我和W立马拉开距离,两个人莫名地都红了脸。那时候的脸红,无关风花雪月,没有小鹿乱撞的心跳,有的只是那个年纪不知所措的尴尬。

3

五年级的同桌是Z,一个说话有些结巴、瘦瘦小小、带点痞气的小男生。

我和Z总是因为“三八线”和值日的问题吵吵闹闹。当然了,他是吵不过我的,屡屡以失败收场。

有个低我们一级的小男孩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跑到我们班欺负我一下,然后跑开。有一次他又过来推我,Z看不过去了,从抽屉里拿出一条板凳腿,在桌子上很用力地敲了一下,说:“你再欺负她一下试试!”那个小男孩吓得一溜烟跑远了。我很惊愕,难以置信地看着Z,他转过头别扭地说:“你看……看……我干吗?”我说:“你刚才讲话,竟然没有结巴!”然后他把脑袋转回来,眼珠转了一下,摸了一下他的板寸头:“有……有吗?”我很坚定地回答:“有啊!”然后我们相视大笑。

说真的,那时我觉得他的挺身而出带着一种绅士风度。

4

初中三年,同桌一直是小Y。开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自由选择同桌,然后我和小Y一眼就看中了彼此。我选择小Y是因为她的皮肤和我一样黑,我和她坐在一起我就不会被衬托得很惨。我们的兴趣爱好相同,很快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总有人说我们俩长得很像,连笑容都一模一样,甚至有人怀疑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她脾气乖巧,而我略有些霸道野蛮,很多时候都是我欺负她,而她也几乎从不反抗。

在外人眼里我们的友谊坚不可摧,然而我们也闹过别扭,也曾面红耳赤地争吵过,哭过,却始终割舍不下对方。有一次吵架,生气的我一字一顿地对她说:“我们绝交!”说完后我转身就走,没去看她的表情。

后来几次在路上相遇,她看到我的时候都欲言又止,高傲的我总是故意狠下心无视她。我们冷战了一个星期后又和好如初。据她后来描述,她当时把我的话当真了,哭得一塌糊涂,以为我们之间的友谊就此玩儿完了。

高中时,我们各奔东西,她总是写信给我说很想我。我很感激命运让我遇到她,是她让我明白了,朋友不一定是和你性格相同的人,性格互补的两个人或许可以相处得更好。

5

L是我高一时的同桌,我们是整个班级唯一一对男女同桌。

L长得比较着急,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乍一看有一种大叔的感觉。要说我们之间最暧昧的事,大概就是他对我的好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喜欢吃棒棒糖,他就买了好多,每天给我发一根。有时候他妈妈买了好吃的给他,他都会塞一些给我。有时是超大个儿的红枣,有时是薄壳的核桃,有时是进口的饼干。有一天,他手托腮看着天花板,说:“要是你早点认识我就好了,我可以给你买很多好吃的。以前我爸是做生意的,我们家过得不错,去年生意开始衰败了,过得不如以前了。要是以前啊,我真的可以买好多东西给你吃。”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那么好,而我几乎没有温柔地待过他。

他个性直爽,说话常常不经大脑,很多次我都被气得想用铅笔扎他。有一次没控制好自己的手,真的就在他的胳膊上扎了一个针眼大的伤口,虽然没流血,但看着也挺瘆人。他瞅了一眼那个小小的伤口,无奈地笑笑。我做得最过分的事,就是把他的书包丢在地上踩。高一最后一场考试的前一晚,他开了个略过火的玩笑,我扯过他的书包,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下。他默默地把书包拾起来,拍干净,背上说:“我还是回家复习吧,不在这里影响你复习了。”旁边一个目睹了全部过程的男生问他是不是怕我,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回答那位男生:“我不是怕她,而是尊重她。”

他的这一句话,让我对他所有的怨愤都烟消云散,甚至很后悔踩了他的书包。后来,我再也没遇到一个像他那样包容我的男生。

 赞  1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2 − =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