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一无所有,但更怕抱憾终生

2017年12月15日 22:31 作者:卡西 来源:《今日文摘》  

  好朋友燕子辞职了。

  说起辞职,有的人会提前找到下家,给自己留好退路;有的人会被猎头挖走,去一个更大的平台,致力于发出耀眼的光芒;还有的人能力超群,无论从哪块板上跳,都有公司等着接收。

  燕子这几种都不属于——她是裸辞,没有下家,没有计划,没有猎头抛橄榄枝,也没有更大的平台等待她。

  她之前拥有的客户资源,在新的领域完全不适用,所以,再强的能力也会遇见短板,无用武之地。

  燕子之前的工作是银行柜台经理,工资待遇不错,朝九晚五,关键是稳定、有保障,比如持续的保险、几十年之后的退休金。

  看起来也是一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模样,然而她说:“这种日子过得了无生趣。”

  燕子的梦想是做一个独立行走的摄影师。

  燕子对摄影痴迷已久,踏入这个领域却属于半路出家,毕竟,作为爱好去拍与作为职业去拍,是不一样的。但她挺有天分,拍出来的作品还被几家本土杂志刊登过。

  她平时只要有时间,就会带上相机,四处行走,大大小小的城市去过不少,弯弯曲曲的路走过良多。一棵草,一朵云,一次牵手和接吻,一场繁星和夜空,都能成为她眼里的风景。她还自学了各种修图软件,她预备自由行走两年,积累经验和资源,两年之后,回来开工作室。

  “但前期挺苦的吧,虽然有编辑认可你的作品,你也能拿到一些外快,可暂时还不能养活你啊。”这一刻,我承认自己是传统的、保守的,我总担心她离开银行选择摄影会得不偿失,如果因此一无所有,如果前路漫漫,而她的热情遇冷,或达不到预期的回报,她一定会备受打击。

  可是燕子说:“大概是文艺片看多了,对那些勇敢的人总是报以巨大的羡慕,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大不了就是一无所有。

  “但是,亲爱的,一个人可能也就活七八十年,你說我们为什么要压抑着生活呢?现在,我才二十多岁,如果我不去闯一闯,如果我不做一点儿自己喜欢的事情,等到三十多岁的时候,我已经结婚生子了,到时候会忙着看育儿书,研究奶瓶纸尿裤,给孩子报特长课培训班,体验上有老下有小的压力感和无助感,到那个时候,我早没力气折腾了。你说,我为什么不趁着有精力的时候,过得有活力一点儿呢?

  “我不想几十年如一日地,对着前来的客户说:‘您好,请问要办什么业务?’”

  人生是不能回头的,只有一路往前走。走着走着,可能就会发现,有些事情还没做过,有的是来不及,有的是明明来得及却眼睁睁看着自己错过,从此,只能在回忆的时候对自己说:“好遗憾啊,当年因为担心失去一些东西,硬生生地放弃了另一些。

  可是,当年担心失去的那些,如今并没有成为自己身上的盔甲,反而使得自己的悔恨愈加明显。

  在二十多岁没有努力过的事情,三四十岁的时候想起来,是会后悔的。

  年长的人,或多或少都喜欢稳定。

  年纪大了,便折腾不动了,懒了,就不会把过多的精力耗在一些可能看不到回报的事情上,因为虽有铠甲在身,但也有软肋:你不知道父母哪天会生病,不知道孩子的教育会遇到什么样的金钱考验。

  你开始有啤酒肚,你宁愿在小区的花园里遛弯,也不愿跑上几公里。你在一家单位待了好几年,想着继续待下去,就可以在六十岁的时候领到退休金。

  可是你总在照镜子的时候,做梦的时候,与人聊起青春的时候,会后悔那些错失的机会,你本可以不用过这样无趣的生活,你本可以在二十来岁的时候,改变人生轨迹,让自己年长之后不必后悔的。

  做什么事都要趁早,二十多岁的时候,尽可能去体验不同的人生,只有努力一回,才知道哪条路是适合自己的。

  这样,多年以后,经历会作为成长的一部分刻进年轮,印在血脉里,成为你的骄傲和勋章。

  (范俊享荐自《文苑》)

  责编:Est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