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岁月

2017年12月07日 17:07 作者:蒋琬悦 来源:《读者·校园版》  

  蒋琬悦,1989年出生,毕业于澳洲格里菲斯大学。青年编剧、话剧演员,主演过舞台剧《青鸟》《彼得·潘》等。

  如果说青春是一场盛宴的话,那么我的青春可真的算是口味非常清淡的那一类。

  十几岁的我被装在肥大、丑陋的校服里,再加上一副近视镜和一头男孩一样的短发,我几乎平凡到了可以被同龄人淹没的地步。每天乖巧地微笑,按时完成作业,不挑食,不追星,不染指甲,不烫头发。时常看到周围的同龄人不断地被老师罚跑步、罚值日、罚请家长,我的脑门儿上便写着两个大字:蒙圈!

  我这样一个听话的孩子,学习成绩用我们班主任的话来形容,就是:“已经很努力了,但是也没太大的潜力了。”在我们班主任眼里,很多孩子聪明但学习不用功,而我和他们不一样。没错,我就是喜欢和别人不一样。

  唯一和别的女生一样的是,我也喜欢帅哥。那时我一直喜欢全年级最帅的体育委员孙志浩,却不敢告诉别人,并不是怕别人嘲笑自己不配喜欢“男神”,而是担心其他女生都喜欢他而我也喜欢,那我岂不是和别人一样了?对于我来说,和别人一样,多么丢人啊!

  孙志浩在我们那个年纪的女孩心里就是“男神”,学习、体育、音乐等方面都出类拔萃,是“全能人物”。他经常穿着一双干净的蓝色运动鞋,还有一双十指修长、会弹钢琴的手。当然,更关键的还是颜值高、五官精致、鼻梁高挺、牙齿雪白,他的笑容像阳光一样灿烂,甚至有提神醒脑之功效,我每次看到他,都会心情大好,充满了好好读书的动力!

  孙志浩身边经常围着很多女孩,我一直不屑于与她们为伍,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他我就感到很知足。直到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我才开始担心起来,想到以后见不到他了,我就焦躁不安。但很多事情不管我是否愿意,都会照样发生,我无力改变。

  孙志浩考取了全市最好的高中,而我进入了另一所重点高中。我所在的高中远离市区,紧张的学习和快节奏的生活,也使我慢慢淡忘了对孙志浩的感情,我将这份少女情窦初开的体验尘封在了心底。

  还没来得及彻底忘记,老天就和我开了个玩笑。高二的一天,初中时便和我同班的轩轩突然跑到我的面前,激动地说:“大悦子,孙志浩转到咱们学校来了!”

  单是提到孙志浩这个名字都会让我脸红好一阵,更何况他突然转到我们学校来了!我心里瞬间便翻江倒海,却佯装镇定,坚持上完了一节课,完全没听老师在讲什么,满脑子都是孙志浩。下课后便以上洗手间为名,故意在路过3班门口时往里面瞄了一眼。我一眼就看到了孙志浩,他瘦得厉害,驼着背,戴着眼镜,染着黄色的头发,脚上挂着一双人字拖。他抬头看到了我,我的目光躲闪不及,被他的眼神逮个正着,然而他的眼神是那么冷漠、尖锐,直接刺到我的心里。

  我默默回到了教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轩轩调皮地问我:“怎么样,看到了吗?魂是不是被勾走了?”我压抑住自己所有的情绪,淡淡地说:“你说什么呀?”

  轩轩一脸纳闷地问道:“你不是喜欢孙志浩吗?”

  我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什么时候说过啊?你做梦了吧?”

  轩轩皱着眉头,露出一副完全猜不透我的表情。

  孙志浩冷漠的眼神让我好几个星期都没缓过劲来,老天给我的打击却接踵而至——轩轩居然和孙志浩在一起了。一天,轩轩很羞涩地说:“因为孙志浩转学后见到我觉得很亲切,便主动追求我,没多久我们就在一起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觉得呼吸都困难了,浑身没有力气,但我还是不停地劝自己:“反正我都说了不喜欢他,那轩轩和他在一起有什么错呢?”我拼命让自己忙碌以免难过,但轩轩和孙志浩出双入对、卿卿我我,总会时不时地被我看见,轩轩还经常和我分享孙志浩写给她的信,在学校严禁早恋的高压下,他们依然那么快乐、那么甜蜜……转学后的孙志浩和我对他的印象完全不同,酗酒、打架、逃课、谈恋爱、夜不归宿……全校通报批评的名单上总是有他的名字,每次年级主任念到他的名字时,他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的心里便会略略地紧一下。慢慢地我明白了一件事:喜欢一个人,有时候不一定是因为他优秀,而是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都会喜欢他。

  到了高三,故事更加戏剧化了。孙志浩和我都开始学习艺术课,准备艺考。在艺考培训班我发现,孙志浩还有另外一个女朋友,他们正在规划毕业后考取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这个叫彭艺儿的女孩天生丽质,据说和孙志浩是青梅竹马。那轩轩又算什么呢?知道这件事后,我每次看见轩轩都很有负罪感,不知道是否应该把这件事告诉她。

  在初冬寒冷的一天,我发现轩轩竟然没来上晚自习,便去电话亭给轩轩打电话,却没人接。晚自习放学后,天开始下起了雨夹雪,我看轩轩没有回宿舍,又忍不住去电话亭给她打电话。越来越冷了,我真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听话,怎么就没有手机呢?站在电话亭里,我的鞋子都湿了。终于,轩轩接了电话,她明显喝醉了,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音乐声,夹杂着好几个男生的声音,然后电话马上就被挂断了。我猜轩轩是在酒吧,于是去学校附近轩轩常提起的一家酒吧找她。那时,学校大门已经锁了,我听见宿管阿姨在催我,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良心发现”了,没有回去,而是踩着湿滑的路面,朝校门口跑去。在宿管阿姨的叫喊声中,我这个平时呆头呆脑、体育从不及格的“蒙圈”女孩,翻越栏杆逃了出去。

  風雪越来越大,我一口气跑到了酒吧。走进酒吧的时候,我感觉仿佛所有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的眼镜因为雾气都变成眼罩了,白蒙蒙的视线中我并没有看见孙志浩和轩轩,只看见了经常和他们在一起的两个男生。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勇气,走到他们面前问道:“轩轩呢?”

  那两个男生嬉皮笑脸地看着我:“你是谁啊?”

  “你管我是谁!我问你孟子轩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脾气,甚至鬼使神差地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酒瓶狠狠地摔在地上。我像失控了一样,顺着男生手指的方向走去。我之前从未去过酒吧,里面原来全是小包间,很多包间的门都开着,只有几间是关着的,我开始喊孙志浩的名字,连酒吧的保安都过来拦我。这时,孙志浩开了门,他轻蔑地看着我,嘴角带着一丝邪恶的笑。

  我大步走向他所在的房间,轩轩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睡觉,我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试图抱起她,可惜我的力气太小了,根本抱不动。这时,我听见房间的门被关上了,不等我转过身来,孙志浩便一把揪住我的领子把我按在墙上,我吓得几乎什么反抗能力都没有,他瞪着我,我也强作镇定地瞪着他,我们大约有一分钟没说话,就这么瞪着彼此。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他。

  “你到底想干吗?”这就是我用整个中学时代去喜欢的男生,和我说过的唯一的一句话。

  “混蛋!人渣!”这就是我回应他的唯一的一句话。

  孙志浩松开了我,走出房间,出门时还狠狠地摔了一下门,我在房间里陪着轩轩待了一夜,也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夜。我似乎从来没有那么委屈过,也从来没有那么释怀过……轩轩醒来以后并没有感谢我,她大病了一场。原来她就是因为知道了孙志浩还有别的女朋友,所以急于想和他发生关系以留住他,结果却被我破坏了。我不知道是她疯了还是我疯了,总之自此以后,我们便不是朋友了,她和孙志浩也彻底分手了。后来我听说孙志浩艺考不顺利出国了,彭艺儿还为他要自杀之类的……物是人非,这些传言没在我心里掀起任何波澜。

  后来我终于熬到了毕业,再也没有了关于孙志浩的任何消息,可是我舍不得忘记这段幼稚痴迷的情感,很心疼那时候的自己。有一次无意间听到一句歌词“如果知道结局,我们还会相爱吗”,我便扪心自问:“如果知道结局,当年我还会喜欢他吗?”

  我真的不知道。毕竟生活不能假设,而爱也无须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